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54级学校教育本--秦淮欢聚忆旧梦赣鄱相约再聚首 发表时间:2015-08-16 17:29:17 浏览次数:  

秦淮欢聚忆旧梦赣鄱相约再聚首

北京师大教育系58届部分校友聚会南京纪略

在枫叶如丹的2013年深秋,北京师大原教育系学校教育专业58届校友刘捷鹏、涂乃登、刘景键、周相林、刘硕,于111日分别从江西南昌、河南南阳、宁夏银川、首都北京抵达南京,开启了同在南京的陈国经、郭嘉梅、戴淑君,以及学前专业59届沈作驰校友的聚会之旅。

南京校友为这次聚会作了精心安排,短短三天,既让大家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更为同窗旧友营造了追忆往昔、忆母校、忆师长、忆同学、忆自己的气氛和机会。情真意切的欢歌笑语,旧梦与真情的交融,令人难以忘怀。

十一月一日上午,外地赴宁校友在郭嘉梅悉心照料下,陆续入住梨园宾馆。

午餐后稍事休息,下午两点,我们首先来到位于南京市城南秦淮区瞻园内的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参观。

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在瞻园东北部,进门大厅正中有洪秀全塑像,上方是郭沫若的“太平天国历史陈列馆”题字。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大量(有1600多件)珍贵的太平天国时期的文书、布告、印章、武器、钱币等文物,以及参加太平军的数百名外国人的史料。陈列馆展示的太平天国运动从兴起到败亡的全过程,使我们得到了不少在一般书本上难以获取的历史知识。

参观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后,我们即来到瞻园的主体部分西园、东园游览。

瞻园,为明代开国元勋中山王徐达府邸西花园,经后人多次修缮扩建而成。清代曾成为江南行省左布政史署、安徽布政史署和江宁布政史署。太平天国时期,瞻园先后为东王杨秀清与副丞相赖汉英府邸。民国时成为江苏省长公署、国民政府内政部。

瞻园面积有1.5万平方米,园内有扶疏的花木、掩映的竹林,更有奇峰异石、飞瀑流泉,景致十分秀丽。我们虽然是走马观花,也算是大饱眼福了。

从瞻园出来,我们来到闻名遐迩的“六朝金粉地,十里秦淮河”。

首先,我们拜谒了秦淮河文德桥畔的“夫子庙”。孔夫子4米多高的青铜雕像矗立在大成殿前。在孔子像前,我们一行,怀着崇敬的心情,行礼如仪。我们是教育工作者,孔夫子是先师,是教师的老祖宗。

接着,我们参观了“明经取士”、“为国求贤”的中国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这里设有江南贡院历史博物馆,记载了江南贡院和我国科举取士制度的兴衰历史。我们看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唐伯虎、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参与百日维新的翁同龢、中国历史上唯一不做官的状元、近代实业家张謇等都在这里考取功名,而后独步天下。也有在激烈的竞争中落榜再从逆境中奋起的《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革命家陈独秀等,让人感慨不已。联想到今日的考试制度改革,也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吧。

大家都还记得,唐代著名学者刘禹锡一首写尽了世事变迁、荣辱兴替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乌衣巷”与“王导谢安故居纪念馆”也都在秦淮河畔。参观王谢故居的“六朝历史文化纪念馆”,重温我国六朝时期璀璨的历史和文化成就,一种民族自豪感在我们心中油然而生。

最后,我们匆匆游览了明末清初秦淮秣陵教坊色艺双绝的名妓李香君的故居“媚香楼”。我们都熟悉发生在这座小院里“血溅桃花扇”的故事,今日身临其境,对于李香君不俗的独立人格,不免格外崇敬,有机会到此一游,也颇感荣幸。

游罢夫子庙秦淮河景区,感慨良多,不禁让我们想起十一世纪中国伟大的改革家王安石寄慨深远的《桂枝香》“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斜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如烟往事随风去。回到现实,当下,我们正处在二十一世纪全面深化改革的盛世,今日一伙年届耄耋的学友倘徉在华灯辉煌的秦淮河畔,正享受着黄昏的瑰丽,心情是何等的舒畅!

南京夫子庙有个独特之处是“庙市合一”,这里也是南京地方特色小吃的荟萃之地。我们的晚餐即由老南京陈国经宴请,在夫子庙附近一家颇为豪华的茶食铺——金陵春,让大家品尝到了地道的南京特色小吃,真是大饱口福。

十一月二日,早餐后,郭嘉梅的小儿子郭众驾车,先送我们到陈国经家,参观了他的宽敞、舒适的住所,稍事停留,即驱车前往美龄宫、中山陵。

美龄宫,位于中山陵南的小红山上,始建于1931年,1936年竣工。它是为政府的高级官员前往中山陵前、后休息用的。当年每个星期日上午蒋介石、宋美龄和政府官员中的基督教徒都在这里做礼拜。我们参观了宫内设施,观看了关于蒋宋伉俪的图片、影像资料,总的感觉是实事求是,评价也较公允、正面,尤其宋美龄在抗日战争那一段言行表现,给人印象深刻。

离开美龄宫,我们怀着对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崇敬之情来到中山陵。

孙中山先生,1925312日逝世于北京,社会各界公祭之后,其灵枢停放在香山碧云寺长达4年之久。中山陵于19263月动工,1929年春季竣工,随后中山先生的灵枢从北京香山迎至南京,192961日举行奉安大典。

中山陵整个陵墓气势磅礴。据有关资料介绍,中山陵占地3000多亩,墓室海拔158米,平面距离700米,从碑坊到墓道高差70米,有292级台阶和10个平台,全部用白色花岗岩和钢筋水泥筑成,覆以蓝色琉璃瓦,显得十分庄严肃穆。

中山陵,我们曾来过多次。然而这天,恰逢双休日,拜谒中山先生陵寝的中外游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可见,人们对孙中山先生为建立一个独立、统一、民主、富强的中国,毕生致力于唤醒民众、拯救国家和民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精神的崇敬之情。当我们站在“博爱”牌坊和“天下为公”的陵门下,忆古今之兴亡,能不深切地感受到孙中山先生胸怀之宽广、人格之伟大吗?

告别中山陵,来到石头城公园。在进门不远处,我们看到一段由储红色的砂岩构成的古老城墙。据说,这就是公元212年,三国时期吴国孙权在金陵邑故址,利用西麓的天然石修筑的石头城。石头城也成了南京的别称。站在城墙下,陈国经指着城墙中部一块突出的墙体岩石说,远看隐约可见耳目口鼻,好像一副“鬼脸”或“骸镂头”,所以石头城又称“鬼脸城”。

午餐,由郭众安排,在石头城公园附近一家名为“傻儿酸菜馆”的饭店,品尝了美味的农家菜肴。大家赞不绝口。餐后,郭嘉梅邀我们来到位于上海路的家,整个下午我们都在这

度过,翻看老照片,忆往谈今,畅叙友情,“时光隧道”将我们带回到热情如火、柔情似水的激情岁月。啊,旧梦在每个人心中燃起的青春火焰,仍是那样的炽热。

“当我们回忆年轻的时光,当年的歌声在耳旁荡漾……”兴之所至我们班的才女“小妹”郭嘉梅弹奏起了钢琴。在悠扬的琴声中,大家引吭高歌,刘景键、陈国经、刘捷鹏唱得尤其起劲。一曲“荡起双浆”把我们拉回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沸腾的校园生活。在北海,我们也荡过浆;在什刹海,还赛过舢板。而《离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让我们回想起毕业离校时,同窗手足依依惜别的情景。大家也没有忘记,在走向新的生活高唱《毕业歌》时发出的誓言:我们要成为“社会的栋梁”,“担负起天下的兴亡……”此时此刻,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亢奋,欢歌笑语不断,欢乐的气氛高潮迭起,真的是如梦、如醉、如诗。期间,大家还轮流与远在南宁白张世鑅、房正容,在三亚的何培新、季慎英,在长沙的盛赋霞,以及在苏州的崔柳舒(学前59届)等老同学通了电话,笑谈往事,畅叙友情,互祝保重。

怀着欢聚愉悦的心情,晚上,小妹郭嘉梅请大家在南京一家著名的北京烤鸭店品尝烤鸭,让我们又一次大饱了口福。

十一月三日,早餐后,我们一行兴致勃勃前往位于南京市中心的大行宫“江宁织造博物馆”参观。

江宁织造是“江南三织造”之一(另两处是苏州织造和杭州织造)。南京的江宁织造署存续了260多年,折射出清王朝由盛而衰的沧桑历程。而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康雍年间曹氏家族在江宁织造任上长达60余年的兴衰荣辱。这里不仅造就了中国云锦工艺的巅峰与辉煌,也见证了伟大文学家曹雪芹的早期成长历程。

江宁织造博物馆今年五月才正式对外开放,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参观。博物馆以大量的图片、实物、动画和微塑,再现了江宁织造府的历史变迁。其中,有关曹雪芹的身世生平,以及多种版本的《红楼梦》陈列,尤为生动形象,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

博物馆内还附设了一个别开生面的“中国旗袍展览”,有大量的图片和实物,展示了三百多年来旗袍的发展史,使我们增长了不少知识。这个展览同江宁织造府历史展览,可谓相得益彰,配合密切,它进一步加深了我们对中国云锦工艺的认识。

旗袍展览有一段“前言”,颇具文采,不妨在此一记。

 她,是内敛的,也是张扬的。

    她,是雍容的,也是灵动的。

    她,是中国传统女性服饰的代表,

    也是最具风情的中国符号。

    她穿越时空隧道从三百年前走来,

    带着皇城里的精致与奢华,

    步入十里洋场的纸醉与金迷,

迈过战争年代的动荡与阴霾,

    在文化全球化的今天风华依旧。

    她就是我们在此

与您守候的永恒记忆——旗袍。

    期待,旗袍的美,由您来演绎。

江宁织造博物馆参观结束,我们乘车去部队干休所看望戴淑君和她的老伴张春寿先生。戴淑君身体欠佳,但精神矍铄,热情依旧。她的老伴患病多年,生活不能自理,真的是难为了戴大姐。我们带去了老同学的诚挚问候和衷心祝福,祝他们晚年生活得更加幸福。

午餐,戴大姐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佳肴,真是口福不浅,我们十分感谢。

下午,我们一行直奔“总统府”。

总统府,一千七百年前这里是东吴宫城,而后经历了三百年六朝宫闱禁地、八百年的荒芜。六百多年前,这里是汉王府邸。后来,有三百多年前的两江总督署,其间经过太平天国天王府,然后是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府、江苏都督府、副总统府、五省联军总司令部、国民政府等。而“总统府”从挂牌到撤离,竟不到一年时间。这里是中国近代风云际会的焦点。它的悠久厚重历史给了我们一种神秘感;它作为南京两大名园之一的煦园,其秀丽园林和精巧建筑的独特魅力也深深地吸引着我们。

“总统府”内有多个中国近代历史展览。按历史发展顺序,设有六个专题:清两江总督署史料展;洪秀全与天朝宫殿历史文物陈列;“晚清与民国”展览;“孙中山与南京临时政府”史料展;国民政府行政院史料陈列;总统府文物史料陈列。这些展览,内容极为丰富,是回顾中国近代史,感受中国近代风云的大课堂。虽然是跑马观花,给我们的感受却是非常深刻的。而煦园内的瑰丽景色,由于时间匆促,我们只能浮光掠影地一览而过,那就留待以后有机会再来欣赏吧。

南京欢聚已近尾声。三日晚,在我们下榻的梨园宾馆,陈国经、郭嘉梅两位南京东道主举行告别宴会。席间,大家惜别畅叙,感到老同学的欢聚是一次非常难得的人生享受,给了我们许多特别值得珍借的新感悟,将为我们幸福的晚年生活注人宝贵的正能量。餐桌上,大家还有说不完的话语,诉不完的衷情。那就在我们有限的人生,寻找机会再聚首吧!

何时再相会?经南京校友提议,大家一致确定:2016年,到南昌去。南昌,有闻名海内外的滕王阁;南昌,是清初著名大画家八大山人朱耷的故乡;南昌,也是人民军队的诞生地;南昌,有革命先躯方志敏烈士陵园;南昌附近共青城的“耀邦”陵园,还是一位老一代革命家眠休息之地。

我们期待着下一次聚会的到来。到那时,希望有多一些老同学赴会。当然,一是完全自愿,二要身体可行。

十一月四日,外地校友告别南京。离别之前,戴淑君大姐再次盛情邀请我们到她家共进早餐、话别,殷殷惜别之情,难以言表。

中午12点,周相林、刘景键、刘硕、涂乃登乘55次高铁去浙江温岭看望83岁高龄的校友赵瑞德,刘捷鹏则去苏州看望多年未见的老姐姐。陈国经代表南京的老校友到车站送行。郭嘉梅因连日来操劳过度,身体不适,或因不忍看到那种“相见时难别亦难”的伤感场面,她没有亲赴车站,但在电话里同我们一一话别,语重心长,互道珍重。

下午4点,列车到温岭。离出站口老远,我们就看见赵瑞德高举写着“热烈欢迎京、宁、豫、赣老校友光临”的大字横幅。握手相拥,气氛热烈,惹得车站工作人员也举起手机竟相拍照。

赵瑞德是温岭大溪镇利岙村人,1951年中师毕业后即参加了工作,1954年作为调干生考人北师大教育系,是班上年龄较大的同学之一。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浙江省教育厅工作。他是在台州学院退休的。退休后,他回到家乡,继续发挥余热,还从事一些农作体力劳动,至今仍种植一亩菜地,并在农民中推广农业生产中的先进成果。他认为,只要人活着,就要为社会、事业、他人继续做出贡献。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吃、住,我们都在瑞德家。在他家两三天餐餐,都可以吃到瑞德夫妇亲自种植的紫薯、豆角、蚕豆和西红柿。瑞德兄和毕业于华东师大也是当教师的老伴,对我们照顾得十分周到,让我们感觉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我们是第一次来温岭。温岭是一个傍山面海的城市,在火车站候车大厅,看到关于温岭的介绍,知道温岭是“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国大陆新千年第一缕阳光首照地;中国股份制经济发祥地;民主恳谈首创地”。瑞德兄也大致向我们作了一些介绍。

五日,早餐后,我们一行5人,乘公交车约1小时到达石塘镇参观游览。

石塘位于温岭东南濒海处,三面环海,背靠石塘山,是一个古老的渔村,因常年受台风、暴雨侵蚀,莨岩裸露,几无平地。镇上的楼房依山傍海,以石块垒筑,高低错落,而石屋、石街、石巷、石阶,更独具特色,被人们誉为“东方的巴黎圣母院”、“画家的摇篮”。

9点多,我们从“东巴黎海鲜广场”乘轮渡约半小时登上跨海3.5公里处的“三蒜岛”。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辽阔汪洋的大海、峻峭嶙峋的岩礁,真有一种“清气澄余滓,杳然天界高”、“万里写人胸怀间”的感觉。

在岛上游玩一个小时后,乘原渡轮返回石塘镇海边渔场。我们几个家住内陆的外乡佬,在一家自产自销的渔民小商铺选购了几样干海鲜,也不枉到此一游。

午餐是在海边渔场的一个小餐馆,每人吃了一大碗海鲜面,味道好极了。这也是瑞德兄请的客。

餐后,我们穿过弯曲的镇上石板小巷,沿一条石阶爬过一个小山坡,再经过面朝大海、依山而建的一片石屋,便到达了雷公山顶的著名景点“千年曙光”碑。在高耸的碑身上镶有“千年曙光”4个金色大字,碑座正中放置了一块巨石,上面刻有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朱光昭的“千年曙光”题字。据说,200011646分,新千年第一道曙光首照到温岭石塘。为了让这千年一刻变为永恒的纪念,在石塘兴建了“千年曙光”碑和观景台。有道是“首缕曙光醉东海,一带福云佑渔城”。

曙光碑观景台下,建有钟亭,里面悬挂着一座巨大的铜钟,我们还分别撞了几下,算是在祖国的东海边留下了千年钟声。

由于时间的关系,瑞德兄原计划安排的几个景点都来不及游览了。在返回大溪镇时,我们匆匆游览了一下市区。在一条大街的十字路口,瑞德兄指着西边远处山上一尊天然石像说,这个酷似妇人头的石像是温岭的象征:“石夫人”,也是著名景点。在温岭车站候车大厅,我们也读到了关于“石夫人”的赞辞:

含情玉立,于五龙山颠,

    翘首东望,在千万春秋,

    一汪“坚毅”敢为“秋水”,

    浸润温岭儿女心田。

在温岭的匆匆一瞥,给我们留下了美好印象。温岭是镶嵌在祖国东海西岸的一颗璀璨明珠。

聚会之旅圆满结束。十一月六日,我们带着瑞德伉俪深厚情谊告别温岭,各自踏上归途。

让我们相约,珍惜有生之年,期待着下一次聚会的到来。

这次聚会之旅,全程6天,我们的业余摄影大师刘硕,用他心爱的镜头,拍摄了大量的照片,为老同学的欢聚,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纪念。下面就以刘硕摄影集《秋韵集南京、温岭纪行》的配诗作结:

菊香枫叶红,金陵秋韵浓。

秦淮水清丽,石头城恢宏。

桃扇寄情真,乌巷涵文重。

天工织云锦,丹凤栖梧桐。

伟人当敬仰,天下尽为公。

温岭访“夫人”,石塘沐海风。

破浪登蒜岛,举步攀雷峰。

极目水连天,浩淼无尽穷。

石屋静听涛,高亭轻撞钟。

“千年第一缕”,曙光耀苍穹。

同窗皓聚首,挚友灵犀通。

促膝话“夜雨”,并肩游旧宫。

含笑互加勉,放歌相和从。

岁月已老去,青春却永恒。

不懈绵薄力,倾心再追梦。

选自《教苑留痕》 土乃登教育文集

20131122日完稿

20131215日改定

上一条: 1954级学前教育本--季慎英--关心下一代战线上一棵苍劲的胡杨 下一条: 1956级学前教育本--田艳娟--经历是财富 悟练味美甜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