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59级学前教育本--宋玉梅--过好“两关”,扎根伊犁 发表时间:2015-08-16 17:42:55 浏览次数:  

过好“两关”,扎根伊犁

宋玉梅(学前教育本科,1959级)

我是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学前教育专业六三届的毕业生,1963年秋天,我和班上八位同学响应祖国召唤,自愿到新疆工作。经过三天四夜的长途跋涉,到了乌鲁木齐。当年的乌鲁木齐破烂不堪,老百姓形象地描绘为“山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出门靠走路(公交车很少),吃饭满街找”。新疆的首府城市都是这样,其他城市就可想而知。

在乌鲁木齐没有住多长时间,我又被分配到伊犁,我是八名同学中被分得最远的人。临走那天,其他七名同学都来送行,我们依依惜别,心里酸酸的。我在碾子沟车站坐上了长途汽车,开始了第二次长途跋涉,经过三天三夜的颠簸,终于到了目的地。

伊宁是新疆第二大城市,清朝伊犁将军府的所在地,虽然号称“塞外江南”,但实际上只是伊犁河谷中多民族聚居区的一个小城市。城市没有经过认真的规划,大街小巷弯弯曲曲,店铺住宅歪歪斜斜,沥青路面全市不足一公里,而且长年失修,破旧不堪,一到开春,积雪融化,街道泥泞,不穿高筒雨鞋根本无法行走。全市没有公交车,没有自来水,没有下水道,没有供暖设备,到了冬天,家家都用煤炉取暖,和现代化的城市相差十万八千里。除此之外,伊宁还居住有十三个少数民族,其中哈萨克族、维吾尔族是城里的主体民族,汉族反倒成了“少数民族”。这样一来,凡是到伊宁工作的汉族干部,必须要过好“两关”,即生活关和语言关。

“生活关”比较好过,因为我在分配来新疆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不仅融入了这个特殊的群体,而且还发现了伊宁城市内在的美。这个城市一到开春,街道两旁都有潺潺的溪流,这些溪流滋润着街道旁、庭院里的花草树木。这里的市民特别爱花、爱树、爱草,更爱居住的环境。谁要是往溪水里、街道上倾倒垃圾,污染水源,谁就要受到谴责。这里的市民有良好的社会公德,他们尊老爱幼,只要有长辈在旁边,就不吸烟喝酒,不胡作非为。而且由于国家已经渡过了困难时期,所以粮食和副食品供应也不算太差,所以我很快就过了“生活关”。

对我来说比较难过的是“语言关”,我要搞教育工作,就必须要学习维吾尔语,否则很难和学生、群众沟通。和我一起工作的一名汉族教师,曾经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亲身经历。说有一次她到农村买鸡蛋,碰上了一个维吾尔族中年妇女,她上前用汉语问:“村里有没有卖鸡蛋的?”不管怎么比划、解说,对方都听不懂,急得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憋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她一边用手拍拍自己的屁股,一边用嘴学着母鸡下蛋时的叫声:“咯旦、咯旦、咯咯旦!”逗得那位维吾尔族中年妇女直笑,最后才弄明白意思。她真诚地告诉我,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不学会民族语言,不仅干不成工作,而且还影响生活质量。为了搞好工作,我十分注意学习民族语言,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过了“语言关”。

我凭着年轻人的热情和对教育工作的热爱,渡过了初到伊宁时的两大难关,全心全意地投入了工作。几十年里我从一名幼儿园教师、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师范学校老师,到师范学院教师。我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但我无愧于母校对我的培养。

选自《献身边疆教育的人们》

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陆计明 任伊临主编

 

上一条: 1959级学前教育本--史杨--我按周总理的要求来到了新疆 下一条: 1956级学前教育本--刘淑慧--我与射击30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