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78级教育系本--钱荣琏--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我无悔的选择 发表时间:2015-08-16 17:49:19 浏览次数: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我无悔的选择

钱荣琏(教育系本科,1978级)

 

1977年下半年,中央决定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我得信喜出望外,遂按耐不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显得异常兴奋。就像高考就是为自己而恢复似的,决定搏一搏,以改变自己未来的命运。因为之前我曾受到一个重大刺激,即县里办重点高中,把我们这些没有大学学历的教师都赶出了利辛中学。当然对我还算客气,被赶到了利辛二中,没离开县城。这使我意识到没有学历不行,必须抓住机会提高自己。于是,我一边工作一边复习,但毕竟匆忙草率,只是简单准备一下就仓促上阵了。所以第一炮没打响,因为数学、物理考得不够好,再加对年龄大的考生分数要求高,所以名落孙山,败下阵来。但我并不气馁,在不知道来年还让不让老三届考的情况下,积极投入了新一轮的备考。
    1978年上半年,我对上一年高考失利认真进行了反思,并作了两方面的调整:一是由理科改考文科,以便在文科考生中扬我所长;二是重点复习数学,以快速提高考试总分。当时爱人即将临盆,为让我全身心备考,她决定五月底回上海娘家待产。在送其回沪的路上,我基本上在闭目养神,其实我一路上都在背复习题。从第一道到最后一道,再从最后一道到第一道,真所谓倒背如流、滚瓜烂熟啊!送走爱人后,我基本上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除了上课,回来就是复习,一日三餐则以最简单的方式对付过去。记得吃了一个多月的咸萝卜、淡馒头、清汤面。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是68届高中毕业,数学底子不厚,尤其是解析几何、复数等都没学过。当时我已调利辛二中工作,但还在利辛中学大院居住。同院的邵国培老师数学教得极好,我就利用空余时间,跟着邵老师听他的高三数学复习课。一个多月下来,一则是邵的课讲得好,二则是自己的理解能力还不错,我居然把数学的几个要点和难点都攻克得差不多了。在最后的高考中,数学竟考出了95分的好成绩(满分100分)。由于数学成绩出挑,使我赢得了较高的总分,为进入理想大学奠定了基础。

19788月,高考成绩出来了。当时是先公布成绩,后填报志愿。高考成绩先由各县教育局派人到地区教育局取回,再逐个通知考生。那天我到粮站买米,回来路过教育局大院(教育局与利辛中学仅一墙之隔),正好遇到教育局副局长王芝明从地区教育局取成绩单回来。我急切地问他我的成绩是多少,王局长激动地看着我,脸笑得像朵花似地说:“你考得还不低唻!”(说的是淮北话,语气忒热乎、忒动情)。我按耐住激动的心情,跟他进了屋,然后看他仔细翻阅寻找我的成绩。这一刻真急人,空气都像凝固了似的。终于,看到了我的成绩:语文79、数学95、政治79、历史80、地理79,总分412(当年文科考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外语六门,每门100分。但考外语专业不计数学,考其他专业不计外语。所以,总分为500分)。哇噻!我高兴得整个人都蹦起来了。扛起30斤重的米袋就往利辛中学大院跑,想尽快把这一喜讯告诉最亲密的人。因为爱人在上海,我只能像无头苍蝇似的在大院里乱转。肩上的30斤米就像一点份量也没有似的,只觉得人轻飘飘的。俗话说,人生三喜——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前面两样都体验过了,这最后一喜着实把我喜得忘了形。最后,我一路狂奔来到邵国培家,在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了他们一家。大院里的其他同事闻讯纷纷赶来,与我一起分享着成功的喜悦。回家放下米袋,我想要尽快让爱人知道喜讯,于是,急忙跑到邮局发了一份电报,向远在上海的亲人,包括我那出生还未满月、但却给我带来好运的女儿报喜。当年,安徽省的重点分数线是370分,我已远远超出重点分数线。但我似乎还不满足,觉得自己还应该再高些,尤其是语文。于是,就填写了一份查分申请,让教育局到地区再查一次。几天后通知我,说语文分没错,地理少加了2分。这样,我的总分变成了414分。我们县共有五人上重点分数线,我是最高分。后来据招办的同志讲,地区文、理状元都在我们县,分别是我和另一位当地的66届高中毕业生,我则是全省文科前五名。

接着就要填报志愿了,由于当年有一条规定,凡在职教师只能报考师范院校,所以我只能在北京师大和华东师大(当时叫上海师大)两校之间作抉择。这是全国最好的两所师范大学,填华东师大就能回上海,填北京师大则越走越远。两难之际,我征求了邵国培的意见。他认为北京是文化古都,学术积淀厚,人文环境好,读书就要到北京去读。于是,我下决心填了北京师大。在专业选择上,我则根据自己从教多年的体悟(在利辛中学办厂的同时,我还兼教数学,并当了三年的班主任),特别不想埋没于数理化简单重复的教学中,更不想直接面对学生当孩子王,倒是对教育管理理论及教育发展战略有点研究兴趣。这样,我就填报了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的学校教育专业(之后的工作业绩表明,我当初的选择还是有道理的。毕业后研究并发表的“教育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刍议”、“入世对基础教育的影响及对策研究”、“关注学生终身发展,实施人生预备教育”、“企业基础教育历史考察与发展探略”、“试论教育投资的合理分配问题”等等,都在学界引起了一定关注)。由于考分较高,所以在没有任何悬念的情况下,一下子就被北京师范大学赴皖招生组揽入怀中。

 

 

上一条: 1970级教育系本--张绍京--木铎声远 校友情深——纪念北京师范大学校友会成立100周年征文 下一条: 1980级学校教育本--曲绍卫--情系师大30载,感谢母校哺育恩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