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80级学校教育本--曲绍卫--情系师大30载,感谢母校哺育恩 发表时间:2015-08-16 17:50:16 浏览次数:  

情系师大30载,感谢母校哺育恩

曲绍卫(教育经济与管理博士,2003级)

 19809月,我进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学习,专业是学校教育本科,开始了我全新的大学生活。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感到一切都是新鲜的,高高的主楼办公楼,有七层高(位于现在图书馆前广场),真够辉煌的,主楼背面是广场,毛主席他老人家正在向我们招手,两边是柏松林,几排长椅分布两侧。主席像后是竹林,非常茂盛,郁郁葱葱。后边就是老图书馆了,只有三层,但对我们同学来说,那里很神圣,因为那是知识的殿堂。

看书做笔记是那个时代的基本功,拼命做读书卡片,是从图书馆里的收获,常会出来向同学炫耀,同学也总会羡慕地表扬几句,被表扬者心里美滋滋的,为祖国繁荣富强而学习,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学习,形成了时代的最强音。出校门一定总愿意随时佩戴大学生校徽——时代骄子的符号。文明礼貌、学习雷锋,似乎是自觉行为和主旋律。同学们的友谊那么纯真,放假回校,每个同学都会带来老家的特产,那是我才知道南方产的香蕉原来那么好吃,烟台的苹果也让大家赞不绝口,山西的大枣真甜。青年人的主要精力就是用在学习上,记得一个宿舍要住七人,空着一个床位大家共享,在大学谈恋爱的人很少,非常隐秘且保密级别极高。那个年代还没有台式计算机,更不用说笔记本式电脑,学习的主要方式是到图书馆借书,专业书籍每人一次只能借阅23本,小说类热门书更少,每次仅有1本,渴望读书的同学们也能想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好主意:同宿舍的同学每人借阅一本世界名著,六人则为六本好书,然后大家轮流看。这样保证一周左右可看六本热门书籍。有的同学读得快,有的同学愿意细嚼慢咽,白天上课要听课、记笔记没有时间,只有晚上自习时间或倒在床上看,可是学校纪律规定:晚上十一点关电闸,没看完咋办,买个蜡烛呗,在被窝里看。

在课堂和课外,教育系大师前辈们的辛勤耕耘,为我们学术和人生的成长奠定了基础,我曾经长时间保留了大学的课堂笔记,《教育学》、《普通心理学》、《教育哲学》、《教学论》、《教育经济学》讲义、《中国教育史》、《外国教育》、《比较教育》等十多种笔记,一直存放在我的书架上,既是一种汗水情结的珍爱,又是一种默默地激励。曾记否:黄济教授、顾明远教授、王策三教授、靳希斌教授、林崇德教授等,教师们的生动讲授和令人敬慕的学思;进入中小学实习,常常念起第一次登上讲台上课的紧张,分赴全国多地进行下乡调研的颇多收获和体会;教师的精心培养并陪伴我攀登每一步学术的阶梯,我破格进入副教授专业技术职务,在上世纪九十年中期代也算是少有的所谓佼佼者,不曾间歇便顺利进入教授职称。

尽管业务职称是教授了,但总感到知识不足。20039月,我再次考入母校教育学院教育经济与管理专业的博士生,师从靳希斌教授。仅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提前毕业,读博博期间被北京科技大学作为人才引进,担起学科带头人的责任。在北京师范大学的学习,得到的是学术思维的训练,治学态度的熏陶,学术视野的开拓,人格品质的升华。当我站在人生五十余载的今天,尽管有20余部拙作,尚有80余篇学术论文,曾获一些各类成果奖励,然而,我内心深处对母校和教师们的感激,一直像一条涓涓细流的小溪流淌不息,也把这份感激带入我的育人事业,把份育人情结代代传递。

我作为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几乎每学期都在母校北师大、北科大的交通路上穿梭,学缘不断,学问之源更不断。感谢母校培养,祝愿母校青春常在!

 

 

 

上一条: 1978级教育系本--钱荣琏--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我无悔的选择 下一条: 1980级学校教育本--王蕙-- 回到师大——记忆停在2010年的国庆节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