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80级学校教育本--王蕙-- 回到师大——记忆停在2010年的国庆节 发表时间:2015-08-16 17:51:26 浏览次数:  

                回到师大

               ——记忆停在2010年的国庆节

王蕙(学校教育本科,1980级)

回到师大,这经年的不思念就这样被一丝丝地勾起。师大于我,原来是个不碰不知道,一碰就心跳的记忆。

当鸟儿开始亮第一声嗓子的时候,我醒了,努力等到七点多,走出了兰蕙公寓,迎面见到许多学人正忙着买各色的早点。往昔的第一、第二、第三饭堂没有了,见到的都是如乐群餐厅一样的饭馆,但乐群餐厅于我们,绝不是啜一顿的地方,那是我们很精心团聚、欢庆或者品味生活的地方,乐群餐厅永远洁净、明亮、安静和宽敞,如题名者的字一样雅致。

原来饭堂和招待所大楼的所在地,现在是气势非凡的、富有现代气息的体育馆。面对着体育馆蹭亮的玻璃墙,我还是有点黯然神伤。第三饭堂,那可是不普通的饭堂呀,那里曾经发生过多少青春的故事!流射过多少热力迫人的眼光!那是多少师大男女生爱情萌芽的吉祥地!又展现过多少恩爱情仇的场面!那时节,如果某一刻饭堂停止了勺饭菜的声音,所有人都一定会听到来自青春的心跳声。课程是紧凑的,不同系都在不同的大楼上课,所以不同系的少男少女们要想有浪漫的互动,要想来段有意无意的接触,饭堂就是最佳的平台。第三饭堂人最多,因为是美女比较集中的文科系饭堂,总有其他系的男生在这里流连忘返,出演一场又一场的拾玉镯、楼台会。

原饭堂南面有两栋围起来的宿舍,那是我们最骄傲的女生宿舍区。早期是开放式的,后来可能有很多故事发生,就围了围墙,有了门卫,中南楼和中北楼于是就有了闺阁的味道了。这应证了古老的一个说法:世界本来是没有围墙的,来的男生多了,就有围墙了。俺先住338,后住339,在楼道的尽头,从楼梯走向房间,这一路要看尽楼道两边的闺房,那里时时春光无限,莺歌燕语飘荡,来咱们宿舍的男生,原来是有福的。

原饭堂西面是男生宿舍区,开放式,现在住了女生,从中北楼到西北楼,也就50来米的路,可过去总以为至少有400米般长,每次去男生宿舍开会,都是硬着头皮去的,觉得那路老长老长,楼道很黑很黑,每间黑黑脏脏的房间里飘浮着一些异味,并总有几双打探的眼睛在暗处闪烁。开会就在宿舍里,那一溜小地方挤着十多个人,让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抬头看更不是。那时一直纳闷,女生们怎么会喜欢去这样的地方呢?现在一想,俺当时真是典型的迟熟宅女!

西北楼一出来,就是操场了,原来的篮球场现在成网球场了,想当年为了打网球,俺们这三两球友都是借车队的高墙和停车场的,可怜巴巴得很,双方对打,连中线都是用石头划的。现在的网球场又漂亮又标准,一排排地过去,铁网高围。篮球场和田径场现在也都用专用地板了,遥想当初,女生们最爱看篮球赛了,男生们也最爱打篮球,这其中的道道,俺最近才明白。哈哈,俺当初打什么网球来着,一点都不时尚,干嘛不也篮球一把呢?

沿着操场往东走,就到了教学区了。先是理科大楼群,三座古朴、精致、大气的理科大楼成品字排列,中间是一宽阔的长满绿松和灌木的花园,长长的木椅摆放在花园的不同地方。俺最爱在周末的下午坐在长椅上看夕阳西斜,看穿过灌木的阳光柔柔地落在草地上,泛着淡淡的黄。在灌木丛中的长椅时时有情侣占着,这是谈恋爱的最佳地方,一入其中,万人莫知呀!可是现在灌木丛没有了,只有松树还在,无论站在哪个位置,花园都一览无遗。俺四周一探,原来图书馆前面的大花园也没有了,靠近学院南路的杨树林没有了,苹果树林也没有了,所有灌木都彻底清除出校了,俺不禁为今天的师弟妹们长叹,现在谈个恋爱,不明目张胆都不行,不直奔主题都不行。怪不得现在的恋爱是不谈风花雪月的!也好,这样学校就基本上保证了校内治安安全了。管理科学化嘛!

图书馆真的是旧貌变新颜呀!从俺们到现在,已经换到第三代了,与现代科学技术几乎同步。现在的图书馆要用景仰才能看到全貌。有数名全副武装的保安守在门口,俺只好止步,不知道年轻的师弟妹们会不会在这最后一块男女互动圣地里结出风花雪月的果来?不过,那时的我们真的很珍惜这藏量丰富的图书馆,更视阅览室为读书第一圣地,晚一点去都是没位子的。

往东,再往东,就是文科大楼群了,南是文科楼、东是历史楼、北是外语楼,三楼之间又是一处俄式的花园,过去有别致的花园走道通向各大楼,不过那时花园已经比较凋零了,现在是一片平整的草地,草地正东处,站着俺们的师傅孔子,孔子雕像下放着一束鲜花,这让我感到异常温暖和感动,这是咱们那个年代不可能发生的。在这么一个悠长假期里,是谁这么用心地表达如斯情怀?传递着一份难得的文化信仰呢?

与理科大楼群比,文科大楼群就显得格外灰头土脑,但这地方出了许多人才。俺们长期蹲点文科大楼,与哲学系、经济系、中文系的才子、才女们为伴,每天匆匆擦肩而过,也没正眼看人家一眼,没想到这就错过了许多后来的文化名人和权力人物。

俺最爱历史楼,去历史楼的人少,很清静,是读书的好地方。俺最喜欢楼前的那棵大梧桐树,高大魁梧、枝繁叶茂,坐在西边的教室,就会看到沾着阳光的梧桐叶,俺这种没出息的人经常望着梧桐树发呆,涂一下午的鸦,或者背一下午第二天就不记得的英语单词。

外语楼是俺很尊敬的地方,总觉得那里的人特别有学问和神秘,所以不敢多去。凡去,都是周六下午,那里总在这个时段播放外国电影,那些电影,至今我都没在别的场所看过,那种美、神秘和不知所云,应该是我毕生难忘的。那时节就开始明白不懂英语就是没文化这个硬道理。不过努力半天,俺还是没有多少文化。

从文科大楼往南走再往西转,就开始往回拐了。不想提什么京师大厦这样的地方,那里本是俺下课时活动的宝地,音乐系好像也在那里临建了一下,偶尔有琴声飘过,还没瞧几个明星呢,这就变成了水泥柱了。

到了学校最点睛的地方了,读书的时候,老师们经常用向往的口吻说主楼要重建,重建的主楼会如何如何,那时只是听着,没什么想象,现在直接看到老师们的向往了,果然壮观!果然气势磅礴!这样的主楼,打破了我对大学的所有想象,诠释了大厦的真正意义。许多小地方动不动就将一座十来层高的楼房叫大厦,真真的让人失笑!来学院南路看看吧,这才是华厦!俺母校的主楼!

有了主楼给予的底气,俺开始昂首挺胸沿主楼广场往西走,瞧了一眼英东楼,有点失落,那是俺运动与上课的地方,那时是一片杨树林,后来开发为地下教室。有着无数杨树的师大深秋,有一种说不清的美,这是在南方永远都感受不到的北方之美。每每清晨时分,天还只有一丝微光,整个学校还笼罩在漆黑中,晨练的人几许,而俺最喜欢独自呆在树林里,迎着清洌的寒风,和着晨雾,在黑魆魆的杨树林里做操,寒风一过,高大的杨树林便沙沙作响,那种言语无法描述的肃杀,深寒与悲意交集着,凄美得让我晕眩。现在想来,都不知自己那时是爱锻炼还是爱美景。

这就到了广场路的尽头了,正要右拐,迎面树着八个大字,“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这是学校的校训,亲爱的母校,对不起,这些年俺真的没有记着,也没想起过。但这一刻细想,俺这些年在教育堆里打磨着,领悟并开始告诉我的学生的,好象也是这几个字,原来这几个字不是诵记的,是用心思考、用行动体悟的。俺继而问自己,俺做到了么?说来惭愧,这些年,真正的开悟,还只是最近的事,但愿有生之年,让自己无愧于母校的提点吧。站在路的转弯处,回头看看刚刚走过的路,再看看面前的这八个字,没想到,俺的职业生涯原来与今晨的母校游一般,最终走到了师范的原点上了。

 

上一条: 1980级学校教育本--曲绍卫--情系师大30载,感谢母校哺育恩 下一条: 1982级学校教育本--张建仁--回忆师大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