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群芳
1956级教育系--王淑兰--那一年,我们从这里走向人生 --教育系60届毕业生在2010年纪念毕业50 周年会议上的发言 发表时间:2015-08-24 22:00:08 浏览次数:

那一年,我们从这里走向人生

 --教育系60届毕业生在2010年纪念毕业50 周年会议上的发言

王淑兰(教育系,1956)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教育系60届在外地工作的同学向母校北京师大,向教育学部的各位老师和领导,特别是向我们的恩师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衷心的感谢!

感谢母校,感谢教育系,感谢各位恩师在我们人生最关键的转折和奠基的年龄所给予我们的教导,让我们在这里学会学习、学习面对社会、学习做人做事,并开始学习思考人生的酸甜苦辣。

有一首歌中唱道:“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难忘19608月下旬,我们高唱着:“在那春光明媚的早晨,列车飞向远方,车箱里满载着年轻的朋友们,奔向那灿烂的前程;昨天走出学校的大门,今天变成了建设的生力军,我们的心儿难免跳动,但我们充满信心。到南方去,到北方去,到祖国遥远的边疆去!到工厂去,到农庄去,到社国需要的地方去!”陆续离开了母校。弹指间已经过去了五十年,过去了半个世纪的一万八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这一群当年的八九点钟太阳都步入了夕阳岁月。但我们从来没有忘记曾经的大学生活,没有忘记我们的恩师,也没有忘记我们的同窗与好友,还有我们那些讲不完的故事。

“生活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学习在毛主席身旁”“在人民教师的摇篮里,把自己培养成真正的人类灵魂工程师”。这几句话,从19569中旬的开学典礼起就激励着我们大家以十分的热情、百倍的纯真和痴情投入了大学生活。

在师大校园里,我们曾一起上课、读书、做实验、写文章、编书、研讨、争辩、泡图书馆,在阶梯教室开夜车;一起建筑附小教学楼、办工厂、积肥种菜、打麻雀、抓老鼠、参加军事训练;一起唱歌跳舞,一起活跃在运动场上,谈心在小绿园;一起品尝免费师范生的饭菜和自己种的西红柿、小白菜;还一起在欢歌笑语中乘校车往返于新校北校之间和北京市的许多小学、幼儿园。

每当“五一”、“十一”来临,我们都会身着盛装,出现在仪仗队、首都民兵师或群众游行的行列里,满怀豪情、高呼口号,甚至热泪盈眶地经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抒发我们年轻的情怀。而后,又不知疲倦地返回广场,把自己融入节日之夜狂欢的人海之中。

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许多时候我们又走出了学校大门。十三陵、百花山、二七厂、石景山、门头沟、居庸关、芦沟桥、昌平县、长沟、沦州、徐水、周口店,还有房山县的大中专小学幼儿园,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洒下了我们辛劳的汗水,在我们的脑海中留下了一幅幅回味无穷的画面。

四年的大学生活使我们修业了一个不平凡的第一学历,给了我们一碗垫底的酒,奠定了我们人生的浑厚底蕴。这四年,虽然书本知识学习少了许多,个人自主选择的机会极少,极左思潮已十分明显,确实给我们留下了明显的遗憾,但却塑造了我们不平常的人格。这四年给了我们坚强,上山下乡,当工人、当农民,那超强度的劳动,那持续不断的彻夜不眠,使我们学会了吃苦耐劳,敢于面对困难和挑战,面对饥饿、严寒和天灾人祸,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包括经受委曲打击或诬陷,都能客观而积极地面对自己、面对他人和社会;这四年教给了我们认真,使我们在此后的50年里,无论在内地还是边疆、城市还是乡村、机关还是学校,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都认认真真敬敬业业地肩负起了自己的责任;这四年教给了我们应变,当面临职业生涯的变动、人际关系的变更、环境的复杂及社会发展带来的种种新的压力,我们仍能基本做到心态平和、应对自如;这四年教会了我们思考,使我们多了些理性和智慧,于是,50年的风风雨雨、曲曲折折的经历,便很自然地转化成了我们一步步的成长成熟,也成了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这四年中,师大可口的饭菜、各类体育运动和训练,增强了我们的体魄,让我们大多数人都实现了当年立下的“为祖国健康地服务50年”的誓言。最可贵的是,这四年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牢牢地树立了奉献社会服务人民的利他主义价值观和信念,养成了我们乐观、豁达的性格,使我们在面临现代社会多元价值观的冲突中,面临转型期社会生活中的种种负面现象时,少了一些迷惘和困惑,多了一些清醒、坚定和积极的选择。

在极左思潮泛滥之时,在动乱的年代,我们的专业被扣上了唯心主义的、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的伪科学的帽子,但我们仍坚信着教育科学的美好未来。1978年,当科学的春天来临之际,我们又重新归队于自己的专业。当时,我们大多已到了“不惑”之年,但我们个个都充满着青春的活力,以前所未有的热爱和全心全意从事着教育科学的教学、科研、管理和社会实践,从而弥补了历史造成的缺憾,回报着母校对我们的培养和期望。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黄河两岸、戈壁草原传播着北师大人的精神风范,也实现着我们年轻时的梦想和期盼。

50年过去了,生理上的我们都步入了老年,但我们都有一颗年轻的心,一颗纯真的如儿童般的心,一颗热爱生活、与时俱进,永远憧憬着未来的心。

今天我们相聚在母校,让我们一起向母校向恩师汇报我们这50年,和同窗好友交流、分享这50年。相聚时难,再聚不易,但我们对母校和恩师的情谊,对同窗好友的情谊,将永远超越时空、相依相随。

最后,让我们大家一起祝愿母校的发展蒸蒸日上,不断创造新的辉煌,祝福各位恩师健康长寿,并预祝我们大家身心健健康康,家庭和谐幸福,生活有嗞有味,天天有梦、天天好心情。

谢谢大家!

【注】

此文是王淑兰在教育系60届同学毕业50周年聚会上的发言。王淑兰校友毕业后,先后在新疆大学、陕西师范大学任教,多年从事青年心理学、大学生心理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辅导专业的教学、研究与社会实践工作。由于其在教书育人、科学研究及社会服务方面的突出贡献,曾先后获得陕西省劳动模范、全国家庭教育园丁奖、曾献梓师范教育奖、陕西省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先进个人等多项奖励。

 

 

 

 

 

 

 

 

上一条: 教师楷模,学者榜样——一一回忆我的导师黄济先生 下一条: 1998级教育系本科--邓敏娜--启航吧,青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