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 学部首页 | 国际教育学院网络 | 校长发展网 | 协同办公 | 服务指南 | 下载专区 | 规章制度 | 站点地图 中文 | English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 >> 培养动态
教育学部环境教育暑期课程第一期:环境教育的质性研究 发表时间:2017-12-06 15:24:03 浏览次数:

2017年7月3-7日,北师大教育学部环境教育暑期课程第一期环境教育的质性研究在教七107进行。主要由两部分内容组成,以气候变化的问题和实践共同体为例,进行环境教育质性研究的教学。其中质性研究部分是由加拿大Regina大学教育学部Paul Hart讲授,气候变化的问题和实践课程是由日本地球环境战略研究机构的政策高级研究员So-Young Lee博士讲授。在时间安排上,7月3日和7月4日全天以及7月5日-7日的上午是由Paul Hart 讲授质性研究,7月5日-7日的下午是由So-Young Lee讲授实践共同体框架下有关气候变化的相关议题。以下总结将根据课程内容和学生感想分为三部分进行梳理。

一、质性研究

  这部分教学分为两块进行,第一部分主要是质性研究方法的理论基础以及分组汇报选定的质性研究方法,第二部分主要是基于教授Paul Hart 提供的质性研究的文献分组汇报。以下是具体内容。

  教授Paul Hart首先从理论层面为大家讲述了质性研究的产生和重要性,以及质性研究与量化研究的不同。然后用举例子的方法详细讲解了几种常见的质性研究方法,比如民族志、叙事研究、现象学、行动研究等等。最后根据大家自愿选择的研究方法进行了分组,主要分为五个小组,包括民族志、现象学、叙事研究、行动研究和话语分析五种方法。


  

  而后大家主要任务是以小组为单位进行自主探究式学习,从研究方法的内涵、来源、类型和争论点四个方面进行资料的自主阅读。教授Paul Hart根据以往的教学经验给大家提供了全面、详实和丰富的阅读材料。大家可以自主阅读材料并进行小组间的合作学习,教授Paul Hart 也在积极地为大家解答疑问。大家互相交流,积极发问,课堂氛围很活泼有序。

  学生们基于前两天的自主学习成果进行一个小组展示。大家从方法的内涵、特点、起源、类型和优缺点多方面对各种研究方法进行了认真的梳理,Paul 也及时地给予补充和反馈。在汇报中,大家也可以更多的了解其他小组的研究方法,使自己的学习更加全面。

  



  在开始进行第二部分学习时,Paul选取了若干篇涉及质性研究方法的文献,要求大家自愿选择感兴趣的文献,以个人或小组的形式进行阅读和理解。前几天主要是理论层面的学习,这节课开始Paul让大家通过阅读文献的方式体会质性研究方法的特点和对它们的实际应用,很好的将理论和实践方法结合在了一起。大家自主阅读,主动提问,互相交流,课堂氛围比较热烈。

  然后是第二次汇报和总结。基于头一天的阅读材料,每个人需要对自己所选的文献进行至少三分钟的摘要陈述,主要内容要涉及文献的主题、研究问题、研究方法、研究程序和研究结果。大家做了精彩的分享,对质性研究方法的运用也更加了解了。



  在质性研究课程中,教授Paul Hart为大家提供了详细和丰富的学习材料,主要通过课堂讲授、小组合作学习、自主探究和汇报交流等方式帮助大家了解质性研究的特性以及各种研究方法的特点和使用方法。大家在该部分学习过程中表现积极,踊跃发问,教授在质性研究方面的渊博学识和扎实研究使得大家收获了很多。

二、气候变化及其实践共同体相关议题

  这一部分主要由三块内容组成,包括气候变化和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气候变化和环境正义;气候变化和参与式治理。贯穿其中的方法论是质性研究方法的实践共同体

  So-Young Lee博士在介绍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后,给大家介绍了什么是NGOS/CSOS, UNEP等,接着So-Young老师给大家播放了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这个纪录片是由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进行讲解,向大家展示了大量有关全球变暖给人类带来巨大危害的,无可争议的事实和数据信息。通过这个纪录片让大家了解了全球气候变暖及气候变化带来的灾难,引起了大家对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的思考。观看结束后大家针对影片中出现的一些片段进行了分享和讨论。



  进入气候变化与环境正义部分时,So-Young老师主要从代际内、代际间和物种间三个方面讲解环境正义问题。在代际内的正义问题中,主要是关注种族、贫富和性别歧视等方面,代际间的环境正义主要讨论的是现在和未来的正义问题,物种间的正义问题主要涉及的是人类和其他物种的关系问题。So-Young老师结合自己的思考和经历,采用质性研究的方法对环境正义问题进行了深刻的阐述,并提供了相关的视频和图片信息使学生们对环境正义问题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在气候变化与参与式治理部分,So-Young老师首先从一些基本的生态话语引入,给大家讲解了深层生态学,社会生态学和生态乌托邦等概念。其次,So-Young老师结合她自己曾经的工作经历,基于质性研究采取的实践共同体方法论为大家详细讲述了什么是生态村落以及其运作方式。最后,So-Young老师从质性研究获得的结论出发,呼吁大家从自身做起,关注环境,从身边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学会用50种方法来建立自己的实践共同体。So-Young老师为大家提供了很丰富的视频资料,极好的丰富了大家的学习方式,让大家对气候变化和参与式治理更加了解。



  So Young老师这部分的教学,内容丰富、资料多样、讲解活泼深刻,So-Young老师结合自己的工作经历和实践经验,以实践共同体作为方法论基础给大家展示了气候变化的相关议题,使大家意识到了气候变化和气候变化带来的一系列有关灾害和环境正义等方面的问题,振聋发聩

学生感想

  全部教学过程使每个学生感受良多,首先不得不列出一位开放心态学习并重笔墨表达自己感受的学生感想

  上课之前,我列出了预期目标:1.了解质性研究的知识;2.能够提高升英语表达的勇气和能力;3.在新的学习共同体中,把握自己的不足和角色;4.比较国内外教师讲授质性研究的不同。这门课对我来说具有挑战性,这是我第一次上外教课,以前有很多国外专家的讲座,我都是因为畏惧英语而选择不听。现在,每天挤时间学英语,正好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从我的收获来说:

  1.了解质性研究的知识,Paul让我们了解了质性研究的发展历史和传统的质性研究方法,以及新兴(emerging)的质性研究方法。我学习了现象学方法,之前,我看现象学一直看不下去,接触的更多的是听导师讲述现象学,自己没有看过书。Paul讲的现象学和国内教师讲的不一样,,从国内研究者的文献来看,更多的倾向于胡塞尔的现象学,但是paul说,其实现象学发展到现在,最重要的事存在想象学(梅洛·旁蒂),我国的教育领域现在更多地是学习范梅南的教育现象学,来自加拿大的学者们。所以,我想paul所说的,是带有一定权威性的。这让我的学习很痛苦,很疑惑,到底哪种声音是对的?paul的介绍中有很多我平时也会见到,但不会注意的知识,比如后现代、后殖民、女权主义、后结构主义、话语分析等,听了paul的讲解,我有种强烈的意识想要去学习这些知识,同时,也了解了国际上质性研究在做什么。

2.能够提升英语表达的能力和勇气。我觉得这仅仅是个开始,难以启齿的英语,不习惯这种学习环境,强迫自己去适应,我觉得自己在英语表达上是有收获的,虽然比较简短,可是我体验了,知道接下来做什么,朝着哪个方向做了。很痛苦的是,我有很多疑惑,但是却无法用英语准确地表达,这种困窘只有自己能够体会,这也是我的收获,让我更加坚定我要做什么了。

3.小组学习的收获。很久不上课,总是一个人学习,但是一个人很容易有偏见。paul让我们分小组学习,在小组学习中,在和成员讨论中,与paul的交谈中,不同的观点都出现了,人与人和合作很难,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又拿不出理由说服你,强者陈述自己的观点,弱者表面赞同观点。我就是弱者,最后小组成员展示的时候,也会由衷的开心,毕竟大家在一起交流了。我和一个老师、师姐在一起,我从她们身上感受到最多的是积极,特别的上进,催着我也往前走。

4.国内外教师讲授的不同。接受两种不同的声音,我觉得很疑惑,现在还无法辨别。我是觉得国外的质性研究已经成体系化了,而国内的研究还是零碎的,想用什么方法,就拿来用,什么方法新就拿来用。我们更多地是注重技术层面,拿来一个方法,没有理解,就要开始问怎么操作,看到一个方法,就说,它是什么,你告诉我它怎么用,我要研究的问题用它合适吗?结果往往歪曲,而且也没有操作对。从paul的讲课来看,国外的质性研究让我感受到更多地教育情怀,把学生当作真正的人来看,这些所有的方法都是为了学生或其他人发展的更好,研究者也是因为看到了打动他的问题采取研究。国内的研究,经历开题的我们,好像是到处找问题,还因为找不到问题而苦恼,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有一点粗浅的理解,我想,国内的研究在学习国外时,都是拿来主义,而不管三七二十一,质性研究在国外是有感情的,而在国内它就是一个工具,首先,我不能带着情感去学习,课程结束后,我记住的是一套操作程序。Paul讨论中都在举例子,能够让你加深对研究的情感,让你觉得现实真的需要,我才做这些事情。

5.阅读外文文献,这是我意外的收获吧。这次看外文文献的经历,让我不再畏惧,虽然能力有限,但是情感上的排斥已经不见了,而且,我只有更多的亲自去阅读外文,我才能知道国外的研究,而不能仅听他人看过后陈述的内容。

其他一些学生的感受,比如有同学写到:So Yong教师提出的一个讨论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Poverty is hierarchical while smog is democratic ? 贫穷是分等级的,而雾霾是民主的。我认为这个观点有待商榷,雾霾是一个社会性问题,雾霾来袭人人自危。然而每个阶层的人对待雾霾的方式都是不同的:富人可以不必出去工作,待在安装了空气过滤器的房间里;而穷人则不得不出门工作,接受雾霾对身体的危害。每个阶层的人从产生雾霾的产业中获利也是不一样的:工厂厂主总是要比普通工人有更高的收入。如果从伤害——补偿的角度出发,是不是穷人与富人在雾霾面前依然面临着不平等呢?我认为这些过程对于自主学习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好教师的教学方式、教学内容各种各样,不一而足;而一位好教师对于所教学内容的热爱却是相同的,这种近乎赤子之心是十分具有感染力的。Paul是一位优秀的科研工作者,他说环境危机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正视的问题,他说环境教育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庞大工程,他说如果他能够在有限的一生培养出、或者说为更多人打开环境教育的大门,他也算做出了一些贡献。他没有因为自己在科研领域做出了许多贡献而自豪,却欣慰于培养了环境教育的后备力量。也许在Paul心中,他首先是一位教师,其次才是一位科研工作者。

有同学学习中遇到问题并智慧地采取一些方法来解决学习中的问题如她写道:阅读是一件私人的事情。不习惯在小组中阅读,感觉效率不高,特别是英文材料且不熟悉的话题。所以本人看了一会以后,就不看了。转而跟组员攀谈,了解组员的经历、学习动机、对课程的想法等等。最后提出了合作的分工。布置了当天晚上回家的任务——阅读材料,找到答案,提出问题。第二天集中讨论答案,向Paul提问,以充分利用好Paul这个资源。另外这个教室不好,老师和学生隔得太远,物理上隔离了教师学生的距离,导致交流和氛围不如之前在英东楼教室师生互动学习那么好所以,对于小组与paul在一起单独辅导的时间必须充分利用,要在头一天把自己要问的问题提前准备好,这样就能在第二天把Paul利用充分

有同学认为:在小组学习中,组员很重要。学习是否能够发生,很关键的是成员的学习态度和自身的能力。Paul在这个过程中很注意每个人的状态,会关注到具体的个人。但是也需要同学积极地与Paul沟通,单方面的付出则无法形成有效的互动。语言对于有的同学来说是一个较大的问题。但是其实语言问题更多的还是同学不敢开口说,不敢去表达去交流的问题。如果脸皮厚一点,努力的交流,其实Paul是能够理解同学要说什么的。

还有同学这样表达自己对课程的感受:'你们将要甚至已经成为教师,你们说的话做的事都会成为学生的模范'。这句话直到教授第三次提及时我才理解,一是因为长久没有在纯英文教学环境中学习,听力水平下降太多,二是,我们习惯于轻视自己,逐渐忘记了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Paul的风格,他不灌输知识,而是布置任务,推动着我们挑战自己。而So-Young的教学风格很独到,一个生活在跨文化环境中、将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亚洲女性学者,更加懂得东西方、男女性的二元关系。她懂得如何利用英语在课堂中的表现力,更加懂得如何看待亚洲学生在课堂上的内敛含蓄。So-Young的课堂也印证了我的观点:环境教育从来不是边缘学科,它关于自然关于生物关于天文地理,也关于社会关于经济关于政治关于育人兴邦。大象无形,当我们谈论环境教育时,我们事实上必须要讨论到自然生命、国民经济……'你是否已经做好准备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觉得这才是这门课程的终极问题。理论必须要照进现实,这条路我觉得是'教育'。但是我们究竟能改变多少人?我们的行为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这个世界?这让我觉得自己十分渺小,但也让我明白自己的人生至少可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上一条: 教育学部2014级教育3班上海教育实践行圆满结束 下一条: 教育学部环境教育暑期课程第二期:农业与可持续生产教育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