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儿童学前教育公益模式研究

    四环游戏小组——一种非正规学前教育模式的探索 发表时间:2012-12-24 18:55:46 浏览次数:

    本文为《四环游戏小组的故事——一种非正规学前教育模式的探索》一书前言

    今天的流动儿童也是未来社会的主人和建设者。三年前,一个机缘巧合让我们走进了四环农贸市场,就流动的学龄前儿童教育问题的解决,和聚集在这里的外来农民工摊商开始了接触交往,办起了四环游戏小组这个非正规教育组织。三年多办学的历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也让我们对幼儿教育如何解决处于弱势地位的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适合的途径怎样有了一定的认识。

    一、四环游戏小组的缘起和发展历程

    (一)缘起

        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农民工涌入城市,截止至2004年底的官方统计,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4亿,并且还会继续扩大。农民工在城乡间的流动,使长期以来的二元社会经济结构受到了挑战,随之而来的是外来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这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也是城市发展不容忽视的问题。在北京等大城市这个问题尤为突出。

    北京市目前有流动人口409万,几乎占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进城农民工大多从事城市没人愿作对累活、脏活、微利的工作,如建筑工、清洁工、卖菜等职业,他们的基本生活状态是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长,收入低、支出大。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在农贸市场做小摊商的,大约占到45%,他们的工作关系到城市人的菜篮子,然而他们身边的孩子大多处于放养状态。据报载,北京市现有大小农贸市场1241家,市场中的学龄前儿童大约10余万人,每个市场都有十几个或几十个孩子满地乱跑,家长往往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孩子也面临意外伤害甚至更危险的状况。由于隔绝于城市和艰难的生活状态,这些家长尚未意识到自己子女的学前教育需求。

    外来流动人员大多聚居在城乡交界处或是农贸市场周边。已有的幼儿教育实践与研究表明,社区作为学前教育的载体,潜藏着丰富的教育资源,能不能在社区即流动人员的居住地以非正规教育的形式为这些儿童提供一定的学前教育呢?

        2004年3月,我们走进了四环市场,对外来农民工子女的学前教育需求进行了调查。四环市场位于老城区的德胜门附近,是一间大型综合性农贸市场,有外来务工摊商500多户,他们大多数来这里3年以上。跟在摊商身边的学前儿童有80余人。这些孩子除少数上幼儿园学前班,80%呈放养状态,他们每天在市场里满地乱跑,或是被限制在狭窄的摊位里。摊商往往迫于生计,未能考虑其子女的学前教育问题,或是无力承担过高的费用。调查唤起了需求和愿望,摊商们纷纷表示希望能为他们的孩子就近提供看护和教育,一些家长也表示愿意参与活动或担当志愿者。调查中顺带考察了小市场周边的环境,了解是否有可利用的空间。

    通过调查,利用市场现有场地兴办一个游戏小组——尝试以非正规教育形式解决农民工子女学前教育问题的意向浮现出来。

    (二)四环的历程

        四环游戏小组从开办至今,已经进入了第四个年头。冠名“游戏小组”,意在它不同于正规的幼儿园,内含有家长自助的意味,也表明研究着眼的最重要的是民间力量。

    回顾游戏小组走过的历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游戏小组初步建立阶段、持续发展扩大影响和家长初步参与阶段、家长互助组织逐步形成和与社区合作共建阶段。随着研究的进展,我们对所从事工作意义的认识也在深化,希望可以剥离浮躁和急功近利,以踏实地态度推进研究。

    1、游戏小组初步建立(2004.4——2004.10)

        游戏小组建立初期,经历了艰难的零起步和组织的初步成型。

    通过沟通和协商,利用市场管理办的小院办一个游戏小组的想法,获得了支持。于是,由大学生、研究生担当志愿者,每天上午来市场2个小时,组织起孩子们的教育和游戏活动,为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提供育儿支援。

    四环游戏小组的开办可以说是零起步,没有活动场地、没有任何设施;没有资金……有的是学生志愿者身上一股年轻人的激情,虽然大家心中并不明确四环游戏小组究竟是个什么样性质的组织,将向什么方向发展,但是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能够利用自己所学来为这个群体做些什么。就是凭着这种热情,我们逐步的走进这群孩子,走进这些农民工,并尝试性的开展一些活动。我们的活动吸引来了孩子,部分家长因为好奇也纷纷带着孩子来加入四环的活动。

        尽管人力、物质条件和经验都很欠缺,但是志愿者饱含热忱和激情,希望以自己的行动做一点事情,进而寻找一条适宜可行的途径,来满足这部分弱势人群的教育需求和平等受教育的权益。在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现实问题面前,研究者不能仅仅作为旁观者,或是指手画脚空发议论,而是要深入实践了解社会现实,并积极行动起来参与变革现状的探索。活动开展起来了,志愿者的行动打消了家长的疑虑,双方建立起初步信任的关系,来参加活动的孩子越来越多了。

        持续7周的活动终于感动了上帝,市场管理办腾出来一间库房,连同小院略做修整,区工商也送来了桌子和小凳,游戏小组有了自己的活动室和小院落,孩子们喜欢的直蹦高。

        社区、社会各界多方面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和帮助。如,一些幼儿园送来了玩具,附近的市民和热心人将自己孩子过去的玩具、图书捐献出来。

        随着日子的推进,四环游戏小组有了第一次有组织的教育活动,有了第一批固定的志愿者,从就地开展活动到有了自己的活动室,从几乎一无所有到得到了适合孩子用的桌椅设施、玩具和图书。游戏小组逐渐明确了自己的宗旨、建立了必要的制度规范、完善了幼儿的名册和家长名单,还建立起家长委员会组织,开始向着有明确目标规范的组织的方向迈进。

        在育儿支援行动中,我们将游戏小组的宗旨定位为:孩子们游戏和健康成长的乐园;家长学习、分享和互助的场所;志愿者学以致用进行社会实践和行动研究的基地。之所以命名为“游戏小组”,是为了强调游戏是幼儿的主要活动方式,同时意味着这是一种非正规教育形式,是通过家长互助方式实施的。由于国情背景的差异,这里的游戏小组又有着不同的含义和思路:通过建立研究项目,给予育儿支援,进而借助外力的引导、推动,激发、增强家长和社区的主体意识和育儿能力,通过民间力量自下而上发展幼儿教育。游戏小组的标志是四个圆环围绕着一个萌芽,意在它是地域性社区性教育,为了孩子们,专业志愿者、家长、社区如管理办居委会等形成合力,共建游戏小组和文明市场。

        来四环参与育儿援助的人员和范围在不断扩大,不仅有大学生研究生,还有幼儿园在职教师、退休教师等,以及来自境外台湾、日本的幼儿教育工作者。众多人员的参与,壮大了志愿者队伍,社会各界行动和道义上的支持,也使专业志愿者更坚定了信心。

        四环游戏小组这种非正规教育形式越来越得到孩子们的喜爱和家长的认同,活动也取得了初步成效,孩子变干净了,懂礼貌了,会说普通话了。家长们欣喜地看到了孩子身上的变化,渐渐地参与进来,观摩、看老师带活动,甚至到游戏小组带孩子们活动。暑假里,小院里来了第一批幼儿园的志愿者------这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推动着四环游戏小组向前发展。

    2、非正规教育模式初步确立、游戏小组持续稳步发展阶段(2004.10——2005.11)

        随着实践的深入,游戏小组得到了稳步持续的发展,初步确立了非正规教育的模式,家长也真正参与了进来,四环的影响在不断扩大。

        游戏小组这种非正规教育的任务一方面是组织孩子们的游戏和教育活动,要探索适合这个群体特点的教育内容和形式。同时,通过孩子,与他们的家长建立联系和相互信任的关系,开展家长工作。要通过吸引家长参与活动和宣传培训,帮助他们建立起育儿自信心和增强教育意识、能力,成为重要的教育力量,即通过外部力量的支持、影响和推动,使家长共同参与教育活动,逐渐增强造血功能,最终形成家长育儿的互助小组,自我教育和管理。显然,这后一项任务更重要,难度更大。

        游戏小组初步组建起来了,活动也按部就班地开展。然而,游戏小组活动的组织是否适宜,课程与教学对孩子是否有足够的吸引力,决定了游戏小组能否持续长久发展,同时也是能否取得家长的信任、关注和支持,参与到自己孩子的教育之中,并最终成为游戏小组实施教育的主体的关键因素。因此,建构适宜有效的课程,成为这个阶段四环工作的一个重点。

        在前期的探索基础上,本阶段着重探索适合四环孩子的活动方案,初步构建了非正规学前教育的课程,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由蒙氏操作活动、做操、综合主题教育、户外游戏以及阅读十分钟等内容与环节组成的半日活动程序,随着各种规范的建立,四环游戏小组开始了有序的活动,孩子们在这里快乐游戏和学习,一切都稳步推进。除了日常教育活动,四环还开展了多种多样的活动形式,如在家长之间开展图书阅读活动,开展亲子共同参与的出游和节庆等大型活动,吸纳家长参与研究者的课程建设。

        游戏小组在组织幼儿活动的同时,以多种形式宣传引导家长,特别注重现场参与式培训,如,家长随时可以来现场观看活动和咨询,每天活动后发放家教宣传单,以及科学育儿小广播,图书借阅,下摊位交流等等,利用一切形式,走进家长,尽可能动员家长关注支持游戏小组活动,和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来。

        随着工作的开展,家长和社区人员逐步参与进来,家长参与我们组织的教育活动,还拿来了废旧材料、和孩子一起制作玩教具。2004年10中旬,家长第一次真正地走进四环的活动,作为幼儿的教育者,在研究人员的配合下组织起教育活动。自此,四环的家长轮流排班到游戏小组担当“妈妈老师”或“爸爸老师”,家长老师开始成为制度。

    我们确定了每月至少召开一次家长会,交流分享育儿经验,讨论游戏小组面临的问题和困难等。另外,还注意物色和培养家长骨干,组建了家长委员会,以发挥家长组织的作用。

        一方面通过丰富的活动增强家长的参与空间,另一方面注意健全家长会以及家长代表等各项制度,培养骨干家长,家长参与活动的积极性和对游戏小组的认同程度大为提高。

        与此同时,我们还将活动逐步向社区推进,扩大活动的影响。在活动的过程中,我们和管理办公室建立了亲密的共建关系;同时注意争取社区、社会各方面支持,利用周边的社区资源开展活动,如社区的文化广场开展亲子运动会,定期去图书馆看书,组织家长和孩子集体出游,欣赏社区的自然风景等,以开放的心态迎接来自社会各方的热心志愿者参与到游戏小组的活动中。在四环周年庆典上,游戏小组得到妇儿工委和西城相关政府部门的认同并给予了很高评价,还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的关注,第二个儿童节来临之际,庆六一暨跨部门联席会的召开……四环游戏小组又迎来了发展的第二个春天!

    3、游戏小组走向成熟阶段(2005年12月——今)

        两年多的探索和不断实践调整,游戏小组非正规教育的运行模式趋于成熟,家长增强了作为教育主体的角色意识,家长互助自治组织逐步形成,并致力于与社区合作共建。

    如果说前一个阶段还是以研究人员为非正规教育形式的主要组织者,那么本阶段家长在逐步实现角色的转换,树立教育者的角色意识和主体意识,进一步引入社区参与,构建非正规教育的社会支持系统,构建可推广的非正规学前教育模式。

        实践的进展使我们坚定了信念,进一步明确了四环的发展方向和研究思路,2005年12月确立了“农民工子女接受非正规教育的民间道路探索”的研究课题,并得到批准立项。研究所关注的目标人群——四环农民工摊商,针对他们的教育需求,立足于当地的资源,挖掘目标人群的内在潜力,发现和发掘社区的教育资源并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走一条低成本、高收益的道路。即自下而上地发挥民间力量,以社区非正规教育的形式,探索一条解决农民工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可行的途径。

        我们在探索过程中始终把增强家长的教育信心,提高家长的育儿能力,帮助家长认识自己的育儿需求和进行社会互助,解决孩子的教育问题作为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家长发动起来了,参与程度在增强,问题也随之出现了。志愿者发现,与农民工家长一对一单独接触,效果是有限的,如何利用家长之间的影响力,发挥家长组织的作用,而不是一直依赖于外部力量。于是,通过家长会上对游戏小组如何持续发展的讨论,使家长认识到自己的力量,明确了建立家长负责人制度——每月从家长中推选专人,作为四环重要活动的召集人,负责根据当月排班表提醒督促家长到四环当班,致使家长老师活动得到顺利有序地开展。家长又自发提议,每月拿出一点钱作为四环游戏小组日常费用,称之为“家长自助基金”。家长工作的持续有效开展,促使游戏小组正在成为家长和大学生志愿者合作共建的非正规育儿组织。

        这个阶段的工作成效是非正规课程模式进一步成熟,四环教育活动能够越来越多地吸引孩子们,活动质量不断提高。与此同时,家长作为教育的主体意识大大增强,很多家长自觉主动到游戏小组当班,家长组织在发挥着更重要的作用。游戏小组不仅是孩子们活动的场所,也是年轻的农民工家长与志愿者一起进行文化娱乐生活的俱乐部。渐渐地,家长们把游戏小组当成了自己的组织,甚至是四环农民工摊商共同的家。

        四环游戏小组今后的发展方向是在确立社区非正规学前模式和深入开展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发挥研究人员的示范和带动作用、与家长和管理办公室合作共建,注重促进家长组织化进程,并争取社区、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为组织的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时,及时对已有实践加以总结、归纳提升,向更大范围推广游戏小组这一行之有效的非正规教育模式,使更多的农民工及其学前孩子受益。

    二、四环的非正规教育模式

        所谓模式是依据相关理论构建的可操作和被类同的标准式样。在理论上体现为事物的结构和功能,实践上体现为组织形式和操作方法 [1]。

        本研究所指的四环游戏小组非正规教育模式是基于一定理论所形成的针对农民工子女的特有的学前教育组织形式和一整套实施操作方法。

    (一)农民工流动状态、市场农民工摊商及其学前子女的日常生活状态

        几年来的办学实践和与农民工家长交往程度的加深,对他们有了比较深切的了解。依据这些情况,我们尝试和探索适合市场农民工摊商需要和特定环境条件的非正规教育模式,这是不同于城市正规幼儿园的学前教育形式与办学形式。

    1、关于农民工流动状态

        从四环市场这个个案,可以发现农民工流动的基本状况,表现为来流入地时间较长、来源地分布较广、家庭化迁徙,以及在京家庭结构不完整等特点。这种情况实际上也代表和体现出目前农民工流动的总体状态。

    2、市场农民工的生活状态及其对学前子女的影响

        在日益走进这个群体的过程中,市场农民工摊商的生活状态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出来,那就是:隔绝的生活圈子、无规律的生活作息、活动空间狭窄、放养式的教养方式以及单调贫乏的文化氛围。这种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们身边的学龄前孩子。

        隔绝的生活圈子四环综合市场地处北京老城区的德胜门附近,一共700多个摊位,摊主几乎都是外来的农民工。分别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四川、安徽、福建、东北等,以河北人和河南入居多。经营种类包括蔬菜水果、糕点、熟食、水产、日用品、杂物和服装等等,一应俱全。靠近市场的几条狭窄巷道的两边也是摊位,还有一些沿街流动叫卖的商贩。市场低廉的价格,吸引了周边及稍远些的中低收入居民购物。农民工摊商大都是依靠亲戚朋友的关系来北京做生意,来自同一省份,同一市县,甚至同一个村的老乡往往摊位彼此邻近(市场的摊位位置的安排是以经营种类划分的,有蔬菜区,百货区,五金区,水产肉食区等)。地缘和业缘关系交错融合,临近摊位的老乡通常是彼此的交往对象。家长之间因为老乡或亲戚相互熟络。这样的交往特点也体现在孩子身上。在参与游戏小组前,大都是老乡的孩子在一起玩。农民工摊商更多是在自己的群体范围内活动和交往,与周边市民仅仅是买卖关系,生活中几乎没有联系,由于得不到城市的接纳,他们基本上是处于与城市隔绝的生活状态。

        狭窄的活动空间 在四环做生意的农民工家长大都选择在市场周边租房居住,有的离市场只有5、6分钟的路程。房租加上水电费差不多在每月500-600元之间。他们所居住的场所比较集中,有些孩子家竟然住在一个院子里。如呼世奥租住的套院里就有徐岩、张玥馨、曹辉凯。周边部分市民是以出租房屋的方式与摊商交往。他们常常一家人生活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饮食起居都在这有限的空间完成。有的还要住亲戚,全家人都睡一张床上。进屋就可以看到,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地上摆满了锅碗瓢勺,孩子在家里活动的范围十分有限,床,就成为孩子的活动空间。

        市场的摊位前、由一排排摊位组成的巷道,或是市场周边的胡同是孩子们的基本活动空间。无论是摊位上还是巷道中都会发现孩子稚嫩的面孔,他们要么在忙碌的父母身边独自玩耍,要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对身边的车辆浑然不觉,这一幕幕正是四环市场中孩子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无规律的生活作息    四环家长的生活都是围绕自己的生意展开,没有所谓的上下班时间,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摊位上度过,生意、人际交往、照顾孩子。家庭生活与工作没有分界,家对于他们只是吃饭、睡觉的地方。有时孩子吃饭也在摊位上解决。他们每天工作通常超过十二小时,几乎完全没有节假日和休息日。一般地,女性家长终日在摊位上打理生意,男性家长在打理生意的同时需要进货,通常是下午5、6点去北京城南丰台和大兴的交界地“新发地”进货,晚上也在那里度过。次日清晨7、8点回到摊位,有的男家长还需要到附近饭店等类似的老主顾家送一趟货(这是有固定客源生意不错的家长),有的男家长就在摊位上和女性家长一起看摊,到中午吃饭,再回家休息3-4个小时,再去上货,每日循环往复。家长的生活作息直接影响孩子的作息,有时孩子需要早晨5、6点钟起床和妈妈一起去出摊,有时妈妈出好摊再回家把孩子叫醒。中午吃饭的时间依据生意而定,一般在1-2点间。有的孩子中午睡午觉,有时睡上整个下午,家长刚好省去操心孩子;多数孩子没有午睡习惯,下午仍是满地乱跑。晚饭要等到收摊回家再做,冬天傍晚7点多收摊,孩子相对地可以早点晚餐和入睡;夏天收摊晚,孩子进晚餐、入睡就更晚。

    单调贫乏的文化氛围   四环市场是北京最大的综合市场之一,比较而言,它的治安和卫生还算是不错的。但是进入市场还是会有嘈杂混乱的感觉,尤其是在市场大棚内熙熙攘攘的人们,高分贝的交易声,常常令人烦躁。买卖双方吵架、打架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每当类似事件发生,孩子们常常围观。四环综合市场地处老城区,附近的居民收入属于中下层。据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介绍市场经常有扒手光顾,甚至有组织,有团伙。办公室的一个主任曾半开玩笑地说过,多年前发配新疆的30%就是附近新街口中学的。市场上鱼龙混杂是不争的事实,近年通过整治有所好转。家长一天的生活大都在摊位上度过,所以孩子呆在市场的时间最多。家长忙于生计,工作时间长,空闲时间少,不仅无暇顾及孩子的教育,自己也没有什么文化生活。个别人只是偶尔看看报纸和电视,信息资源和来源都极其有限。有一段时间常常下雨,没什么生意,有的家长就三缺一,打牌赌点小钱玩。市场就是一个小社会,这里环境复杂,相对地,孩子受到没有经过过滤的来自负面的影响比较大。

    放养式的教育方式   四环孩子大部分在进入小学前都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有的孩子在老家上过幼儿园,后来伴随父母来京,而北京入幼儿园高昂的价格,学前教育就中断了。孩子的父亲因为进货的缘故一天见孩子的时间也没有几个小时,还得抓紧睡觉,更说不上教育了,母亲也终日在摊位忙碌,难得与孩子交流沟通。孩子每天就在市场上跑着玩,家长觉得孩子不在摊位正好可以安心做生意。这种放养式的教育方式其实也是摊商家长无奈的选择。

    3、四环孩子的活动方式和发展特点

        通过初期的调查以及志愿者亲自组织活动,在活动中观察幼儿,同时与家长深入互动交流,了解到四环农民工摊商的孩子的日常活动状况和发展水平。

        双重文化背景下的生活方式四环市场大多数幼儿是在农村老家出生,在北京长大。大城市的生活方式深深地影响着他们,有些孩子已经不习惯家乡的生活,认为北京才是他们的家。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农村与城市双重文化背景下两种生活方式交融的特点:这些“长在城市的农村人”,比完全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更熟悉城市的事物和生活习惯,但是活动方式与城市儿童有着较大的区别,他们平时就在市场里钻来钻去,活动量比较大,而且由于生活在市场这个特定的环境,放养的生活状态以及未被束缚的天性,使他们接触自然事物的机会较多,比如管理办公室外面的小鱼、随意堆放的沙子等都是他们平日最好的玩具。这里的孩子自理能力、独立性比较强,大多数幼儿每天都是自己到游戏小组之后又自己回家,自己会上厕所等。市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家长无暇监管的状态,使得这些孩子比较早地接触到金钱和买卖交易,自己会拿钱购物,包括零食和小玩具,甚至会用可乐瓶换钱,有的孩子终日以零食为伴。这些孩子是在市场长大,市场是他们生活、游戏的场所。艰辛的城市过客的生存状态,家长养育孩子带有很大不确定性:相当一部分四环幼儿的生活场所要在老家和北京之间多次转移,其身份也在流动和留守之间摇摆。

        活动量大,活动能力强;而社会性、语言发展相对滞后 四环孩子的活动和发展状况表现为活动量大,喜欢到处跑着玩,每天爬高上低地,因此他们往往身体素质好,大肌肉发展较好,活动能力比较强。

        这些孩子在社会性、语言发展方面却相对欠缺和滞后。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生活,对周围的防范使得孩子之间发生冲突的频率比较高,四环市场孩子常常以“拳头”作为问题解决的方式,攻击性行为较多,这大约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需要吧!四环市场的孩子在语言发展上相对落后,由于缺乏与成人的交流和与其他伙伴交往机会有限,幼儿不善于运用语言与人交往,有的幼儿甚至5岁左右仍然言语表达不清,家长对幼儿教育认识上的偏差也导致疏忽了与孩子的语言交往。生活圈子和活动范围的狭窄使得很多孩子方言很重。家庭生活状态的窘迫和疏于看护管教,这些孩子充沛的精力只能在疯跑中宣泄,而难得有机会坐下来安静的玩玩具和阅读图书。

    生活习惯和行为习惯比较差  家长平时比较忙,无暇过多顾及到孩子的发展,同时受农村原有生活方式的影响,对什么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了解不多。从整体上看,四环市场的孩子行为习惯普遍不太好,表现在:没有良好的饮食习惯,很多孩子早上不吃早餐,有的自己买了包子边走边吃,有的甚至于把冰棍当作早餐;缺乏一定的卫生习惯,早上起床不洗手洗脸,有的孩子每天小脸象花猫似的从家里跑出来,很多孩子也没有刷牙的习惯,小一点的孩子常常就地大小便。夏天快到了有的孩子还穿着棉衣,有的因为天气热常常光着脊梁,很多孩子穿着拖鞋到处跑。不能穿拖鞋来游戏小组的制度需要反复提醒。

    游戏小组幼儿呈现自然的混龄状态  市场上满地跑的大大小小的孩子进入游戏小组,成为自然的混龄状态。经常来游戏小组参加活动的幼儿大约有20~30人左右,年龄从1岁多到6、7岁不等,年龄差异较大。面对这样一个儿童群体实施教育,如何以混龄的形式开展教育活动对于四环游戏小组的教师是一种挑战:一方面要考虑针对不同年龄的孩子实施适合的教育方式,同时可以发挥年龄差作为教育因素的作用。

    (二)四环非正规教育模式探索

        四环的教育是一边实践,一边进行实地考察,了解市场农民工摊商的生活状态,并在交往和互动中,逐步掌握农民工摊商学前子女的活动与发展状况,进而通过分析思考,澄清观念,再不断调整和改进实践,即采用行动与研究相结合的方式,尝试和探索出一种适合市场农民工摊商及其孩子的需要和特定环境条件的非正规教育模式的。

    四环着力于构建适合于农民工学前儿童的课程体系,同时注意挖掘流动人员身上蕴藏的文化资源,四环模式的独到之处就在于:教育儿童与指导家长这两方面渗透交融,同步一体。

    1、主要针对孩子的活动

        最初每天上午安排两个小时的游戏和教育活动,孩子们每天带上水和手绢,自己来到游戏小组。以后扩大为下午也有两个小时,这样,基本上满足了市场上学前孩子们的需要,也为家长提供了育儿与看护服务。针对孩子的活动主要是指上午专业志愿者组织的教育活动和游戏,以及下午的妈妈老师为主的活动。

    志愿者上午组织的教育活动每天上午是由具有学前教育专业知识的学生志愿者组织孩子两个小时的活动。我们的活动不同于正规的教育,它不拘泥于国家规定的大纲和编撰的课本,需要更好地考虑所面对的教育对像的特点,具有很大的灵活性。也不是一种无目的的纯属自发随意的行为。我们的每一个活动都有教育意图,并且考虑每天的教育活动的衔接。四环的课程不是既定的,而是随着教育活动的开展逐渐形成的,在这一过程中幼儿、家长、学生志愿者都是课程的建设者。

        四环组织的游戏等教育活动虽说主要是针对孩子的,事实上,它也承担着为家长做示范、观摩和引导,进行现场培训的任务。开始时家长的参与只是以带有一点防范心理的“观奇”,往往游离在活动之外。随着活动的持续,家长了解到四环是孩子活动游戏的场所,放心的把孩子送来,然后继续自己的生意。随着家长渐渐地了解了我们的宗旨和行动意图,家长部分地参与活动,为我们提供废旧材料,生意不忙的家长会和学生志愿者一起组织活动。家长在活动中也会学习和领悟到专业的志愿者老师的一些做法,理解教育的内容方法,协助指导孩子,有时还能对教育活动与孩子的适宜性提出自己的见解。

       下午的“妈妈老师”活动从2004年10月中旬我们开始组织家长下午当老师,为孩子组织简单的活动。家长当教师的关键在于家长的角色定位。社会生活中人们的角色往往随着场景和环境而变换。一旦被标上某一角色的标签,人们就倾向于按照社会对这一角色的要求来行动,并进而强化自身的角色。就是说,当人们认同了自己的角色就会按特定身份行事承担应有的职责。下午的活动以“妈妈老师”命名,是要让家长认同“老师”这一角色,孩子们也认同“妈妈老师”,听从他们的要求,有事情会找他们请教和帮助解决问题。家长可以把自己的育儿经验和从专业志愿者老师那里学到的方法应用于下午的教育实践。

        在以后的节假日如春节前和五一节期间,游戏小组的活动完全由家长老师独立承担。

        目前一些积极参加活动的家长已经具有了教育孩子的责任意识,在组织活动时可以一视同仁的对待所有孩子,实践证明这是家长确实可以做到的。自己的妈妈来当老师,也会使孩子有自豪感、愿意更好的表现。家长当老师更多地是组织一些适合他们经验的简便易行的活动形式,以降低畏难感和压力,建立起教育信心。如,进行分组操作材料、绘画、看书讲故事等,并适当进行一些活动性游戏等,尽量作到动静交替。

    2、专门面向家长的活动

        家长工作是四环游戏小组的重中之重。在实践中,经过不断探索尝试,形成了一系列有效的组织和活动形式,主要是,家教宣传页和育儿小广播、家长会、家长委员会和家长负责人制度等。

    育儿宣传页和育儿广播 作为四环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志愿者教师每天在组织孩子活动之后要下摊位散发给家长一张活页的家教宣传材料,主要是针对孩子身上存在的一些普遍问题或是根据与家长交谈时发现的一些问题给家长的建议,也有当日组织孩子活动的主要内容,有时还包括我们需要家长配合的部分以及教育内容在家庭的延伸。宣传页的内容要根据家长的反馈加以调整以切实地发挥服务于家长的作用。很多家长反映他们每天认真地阅读宣传页,并把所有的宣传页都保留下来。有的家长说自己以前不关心孩子早晨是否吃早饭,看了宣传页发现不吃早饭不利于孩子健康,现在会坚持让孩子吃饱还注意早饭的营养等。

        另外,市场管理办公室通知商户的广播系统也被我们利用起来进行育儿宣传,四环市场的家长有时生意繁忙没有时间阅读宣传页,有的家长则因为自身文化水平,存在阅读的困难,此外市场中还有相当部分家庭没能参与四环活动,育儿广播能够使我们的育儿信息高效快捷地传播给每一位家长。有时,则是让孩子担当小小广播员,用他们的童声,把当日的学习内容传播到市场的每一个角落。

    家长委员会和家长会 游戏小组建立了由四环家长为主体,包括志愿者和管理室人员等社区人员的家长会,定期召集家长就孩子的教育问题进行讨论,分享经验。家长会也是相关人员沟通交流情况、进行育儿培训、家长们分享教育经验和进行自我教育和管理的好时机。

        很多素不相识的家长因为游戏小组的活动而走到一起,又在家长会上认识和熟悉起来,并且相互交流自己教育孩子的观点,建立起密切的联系和关系。在刚刚结束的五一劳动节,两个通过家长会刚刚认识的家长相互协作组织了孩子讲故事、绘画等教育活动。

    家长负责人制度 每月都有不同的家长召集人,这是从家长委员会中选出的具有感召力和影响力的代表。他们作为当月家长负责人,主要职能是传达和宣传游戏小组和家长委员会的宗旨、精神,负责当月家长动员等具体工作,做好家长间的联络人和家长与志愿者老师关系的协调者。比如在家长会之前,请家长召集人提前通知会议内容,让家长召集人做发言准备,带动其他家长发表自己的观点。大型活动依靠家长召集人通知家长等。

    3、兼有两方面功能的活动

        教育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实践,很多因素往往综合的交错在一起,不易单独区分,四环教育之中很多活动兼有教育儿童和影响家长的功能,是二而一的活动,如出游或节庆等大型活动、四环读书会行动、废旧材料制作玩具活动等。

        出游节庆等亲子共同参与的大型活动大型活动如出游、节庆等往往是亲子共同参与,它既是四环游戏小组课程的一部分,同时也能够发挥志愿者与家长、家长相互之间密切关系、增进对学前教育的认识、体会四环理念和增强组织凝聚力等作用。比如家长带孩子一起出游后海包括春游和秋游,还有元旦的游园会亲子共庆节日。四环的孩子每天看似跟在家长身边,事实上家长根本没有闲暇去和自己的孩子一起活动交流沟通。通过组织这样的亲子活动,家长更加了解了自己的孩子增进了亲情,切实感受到亲子活动的好处,认识到游戏活动对孩子发展的意义。几年来我们带孩子们游了北师大、玉渊潭、动物园、天安门,拓展了孩子们的活动范围,开阔了视野,认识了北京。此外,还开展了亲子运动会、折纸大赛和讲故事比赛等活动。每次活动之后及时地展开讨论,帮助家长认识到活动特有的教育价值。

    四环读书会行动这是帮助家长树立正确的关于早期阅读的观念,引导家长营造有利于孩子阅读的氛围等一切有利于培养孩子阅读兴趣、提高孩子阅读习惯和语言表达能力、增进亲子关系的系列活动。家长读书会既是四环课程中应该考虑的部分也是家长工作的有机组成环节,是综合性的教育干预措施。四环非正规教育中,读书相对于其他活动更为简便易行、便于实施,材料也比较经济易得,不仅可以发挥家长作为重要资源参与到非正规教育之中,同时读书也是家长参与子女教育的适宜活动。

        专业的志愿者要在自己开展有效的阅读活动的基础上来引导家长。读书会活动的形式多种多样,有志愿者(各种志愿者包括家长、学生、社区人士)组织的阅读活动,包括讲故事、听录音故事、表演故事活动、孩子自己讲故事;每晚家庭中亲子阅读十分钟;到图书馆的集体阅读活动;对家长的阅读指导;图书借阅与故事大赛等等。

    废旧材料制作玩具废旧材料制作玩具活动的开展可以丰富四环的游戏材料,因而成为四环课程的一部分,根据课程的需要,制作一些简易的操作材料,提高孩子的活动兴趣。

        玩具制作更重要的目的在于帮助家长树立这样的观念——教育资源无处不在,高质量的教育不一定要高投入。身边的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废旧材料用来给孩子制作玩具,可以变废为宝,丰富孩子的活动内容;同时制作玩具可以激发家长参与四环活动的积极性,发掘他们身上的乡土资源;如果将这一活动延伸到家庭,还能促进亲子关系增进亲情。于是玩具制作成为每周三下午的例行活动。

        玩具制作需要考虑孩子的兴趣,所做的玩具一定是孩子喜欢玩的,材料是生活中易得的,也是容易制作的。要让家长知道怎样制作和掌握操作方法;制作好的玩具,孩子会玩爱玩,家长也可以和孩子一起操作发现玩法,寓教于乐,家长会发现教育就在身边,就在日常生活中,是他们可以进行的。制作玩具要结合家长的生活经验,比如沙包、尾巴、飞盘、毽子等等,帮助家长获得对自我价值的认识和成就感;玩具制作活动还有益于发挥家长之间相互影响、培训提高的作用。家长在自己动手制作玩具、挖掘自身资源的同时,能够逐渐体会到四环游戏小组坚持的低投入、高收益的教育理念。 

    三、非正规教育实施中的几个重要问题

    非正规教育的实施主体、运作方式和课程模式等是非正规教育实施中的几个重要问题,这里做进一步阐述和分析。

    (一)非正规教育的实施主体与管理方式

        非正规学前教育多以民间力量为兴办主体,其实施强调就地取材能者为师,鉴于此,它不排斥任何愿意参与的人员,有多元化的教育实施主体。就四环这一非正规的民间学前教育组织而言,实施主体是以必要的专职人员为骨干,兼职人员和志愿者为主体,少数学前专业人员和多数非专业人员(如儿童家长、保姆、社区/社会人士等)相结合的形式构成。由于学前教育不同于其他志愿活动,具有特殊性和专业性,学习幼教知识和技能就成为非专业人员所需努力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参与教育的过程中,非专业人员大多对自己产生怀疑、否定,以致不能持续学习和参与非正规学前教育的活动。其实,这里存在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冲突的问题。在工业化和全球化的进程中,我国现代教育从理念到具体的技术操作很多都属于“舶来品”,这些自上而下制定的规则并非来自于本土,家长、保姆和社区(社会)人士在接受现代教育和传承文化传统方面,不得不屈从强势的社会通用的规则,在面对新一代人的教育时充满了无力感和挫败感,认为只有教师才能够教育。需要从非专业人员的社会文化背景来分析,站在他们的视角考虑问题,采取他们能够接受的培训和参与方式。

        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实施主体多元化以及人员的流动性,如何进行组织的维系与运转?实践证明,组织成员认同组织的宗旨、形成共同价值观是极其重要的,从而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有凝聚力的团队,在这一前提下,考虑有效的管理模式。一定的规范对于形成团队凝聚力是必要的,规范是作为个人所必需遵守的行为准则,是对个人自由意志与活动空间的一种约束。[2]规范体系的密集程度,决定了“强序”管理和“弱序”管理两种不同选择。四环游戏小组是相对松散的民间组织,作为主体成员的志愿者是本着共同的信念,加入进来与农民工家长一起开展面向他们的学龄前子女这一弱势群体的教育服务的。从四环游戏小组几年的管理实践来看,实行的是“弱序”管理:实施主体多是兼职的志愿者,他们是以非正规学前教育为纽带走到一起,相互之间不具有严格的层级关系,也没有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区分,每个人既是管理者,又作为被管理者,发挥主动性,相互监督和自我监督。伴随行动的进程,逐步确立起游戏小组的宗旨、标志、口号,通过一些具体的事件处理,在交往中增强了团队成员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目前四环游戏小组的老师由研究者兼志愿者和家长轮流担任。大学生志愿者以周为单位担任老师是相对专职的,但是每天的轮流给活动带来很多不便,也影响教育质量的提升,尽管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弥补这一先天性的缺陷,像每周的集体备课,交接日志,邮件短信等沟通方式。四环游戏小组要实现长远发展的目标,必须依靠家长自身的力量。如何从家长中产生固定老师,协调和衔接前后的教育内容,形成专职老师和随时加入到游戏小组的兼职志愿者相结合的师资队伍,同时开辟新的就业途径,这些涉及到谁可以成为非正规学前教育中的教师以及如何给予必要的培训问题。农民工从农村来到城市,对生活的期望没有城市人高,比较容易满足。如果能够发现和培养适合的目标人选,在四环游戏小组担当专职教师,由家长或者一些基金会提供资金,贴补一些生活费用,应当是一条可行的办法。四环的研究历程中曾经做过尝试,还需要在今后的实践中深入研究并和家长一起探讨解决固定老师问题。

    (二)四环的课程建构及其特点

        四环是通过游戏小组组织适宜的能够吸引孩子参加的活动,取得家长的信任、关注和支持,并参与自己孩子的教育,最终成为游戏小组实施教育的主体的。因此,课程的建构或内容及结构是否适宜,教育方式方法是否有效十分重要。

    1、四环课程的内容结构

        四环流动儿童的父母尽管已经成为北京的常住人口,并没有融入到这座城市,被人称作“城市过客”。踯躅在摊位附近、在市场及周边乱跑是孩子们的生活常态。成长于市场的孩子或多或少带上了一些共同特点:在行为卫生习惯上、在与人交往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并且语言能力发展滞后。简单地套用城市幼儿园孩子的课程,显然行不通。

    四环课程体系的构建力图尽可能适合于农民工的学前儿童:首先根据幼儿特点及其生活状况建立相对规范的作息;在教育内容上注重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将养成教育和社会交往能力发展作为重中之重,并以多种方式突出语言教育和保证足够户外活动;有关安全和健康生活方式也是课程中反复强调及引导家长的内容。

    根据幼儿特点及其家庭生活方式建立相对规范的作息制度,通过与家长的沟通,了解到上午9点到11点这段时间是市场生意最繁忙的时期,家长一般无暇照顾幼儿,因此,我们选择在这一时间段组织活动。半日作息安排大致为:自由活动(户内户外皆有)——集中活动——户外自由活动——总结评价。以后增加了下午3~5点2个小时活动时间。

        在对孩子特点分析基础上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将养成教育和社会交往能力发展作为教育的重中之重。每天孩子到游戏小组都必须带水和手绢,老师要检查孩子的卫生,如手脸是否干净,问孩子早晨起床是否洗脸洗手,以及是否刷牙,发现孩子的手脸较脏就要求孩子立即去洗。面对孩子的攻击性行为较多的现实,因势利导,让孩子们在游戏中、在冲突中发现问题,尝试解决问题,从而习得正确的社会交往技能,并以儿歌以及讲故事等方式来让孩子明白怎样与小朋友交往。通过教育,孩子冲突少了,变得有礼貌了,他们会主动说“对不起、谢谢、没关系”等礼貌用语,主动跟老师问好。四环游戏小组是天然的混龄集体,幼儿的年龄相差悬殊,这一因素可以用于培养幼儿日常生活中的交往能力和友爱互助。鉴于四环市场的特殊环境背景,孩子对同乡的小朋友一般较为熟悉,为帮助孩子适应游戏小组,我们经常让同乡的小朋友组合在一起,并在日常活动的细节中让大一点的孩子多与小的孩子接触交往,比如请大小幼儿相约一起来游戏小组,通过孩子的力量,激发幼儿参与游戏小组的积极性;又如大孩子带小的一起回家;大的带着小的上厕所等。

    以多种方式突出语言教育和保证足够户外活动。

        针对孩子的语言发展问题,我们通过鼓励孩子当众大声说话,比如在每天点名时让孩子大声说到,向小朋友介绍自己的名字和年龄等,这样还有助于幼儿彼此的熟悉。开展语言教育,主要方法是利用儿歌,和开展读书活动,同时结合语言活动提供交往机会,帮助儿童学习倾听别人并能够清楚地表达自己,学习普通话,促进交往技能。儿歌是孩子特别喜欢的,我们选择一些琅琅上口、浅显易懂、与孩子的生活非常接近的儿歌,比如《西红柿》、《小蚂蚁》,孩子们渐渐地会把其中的内容迁移到行为习惯的改进和与人交往方式中。

        四环市场的孩子活动量大,安排过多室内活动,孩子根本坐不住,为此,每天必须保证比较充足的户外活动时间,注意户内外活动交替,动静结合、集体活动与自由活动兼顾。有了适合的活动,孩子们的情绪积极平稳,他们越来越喜欢到游戏小组来,与老师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户外活动的范围还常常扩展到四环毗邻的西海和后海,那里的自然环境为孩子们的学习提供了更有益的内容与场景,如看鸭子、拣树叶等。

        游戏小组注意为孩子提供多样化的活动内容,初步形成了包括生活习惯活动、体育活动、具有针对性的语言活动、促进社会交往的活动和大型活动等的课程框架。以后,又融入了蒙氏操作活动,培养四环孩子的专注力和自主活动能力,愿意操作和探索解决问题,受到孩子们的喜爱。

        经过长期的教育实践和反思调整,比较适合农民工学前儿童及其生活方式的课程构建逐渐成形。四环游戏小组课程的内容结构和方法涉及活动作息安排与基本内容形式、活动程序。课程内容包括蒙氏活动、主题教育活动、户外游戏、读书活动、传统民俗活动,以及大型综合活动等。

    2、从四环活动看非正规学前教育的课程特点

        在四环课程实施中因地制宜,根据教育对象、教育情境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内容和形式是首要的必需遵循的原则。研究、总结市场幼儿的生长发育特点、家庭环境和生活方式,根据这些情况并借鉴相关模式设计课程开展活动,最大限度地挖掘和整合环境中各种有价值的资源,给幼儿以针对性的、适宜的教育。

        对于市场中的农民工子女——这些“长在城市的农村孩子”的双重文化背景和生活经验。他们首先需要的是养成教育,于是,四环游戏小组以培养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建立行为规范作为重点,发展运动能力、语言能力和交往能力则成为每日活动的必须。另外,还组织家长和幼儿一起开发蒙氏玩教具,充分利用市场的资源,开展出游等大型活动,探索适合的课程模式。参加四环小组活动一段时间以来,市场的孩子干净了,会说普通话了,解决问题不再用拳头,而是会与人商量了。有的家长说,“这里比幼儿园好,我们孩子一去幼儿园就哭,说害怕,还总生病。现在来了这里,什么都好了”。总结游戏小组几年来的实践,对非正规学前教育课程的一些特点形成了如下认识:

    针对性 非正规学前教育是一种因地制宜的教育,非正规学前教育课程要依托社区资源,根据教育对象、教育情境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内容和形式,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课程模式,四环的课程必然是缘于市场中的孩子这一教育对象的真实需求和特点而设定的,必须仔细的考察教育对象的生存状态、成长环境、身心发展特点和生活经验,挖掘社区中适宜的课程资源,才能适合并满足其需要。较强的针对性或称之为个性化应是非正规课程的最突出特点。

    广泛参与性 非正规教育依托于社区,一方面,任何社区成员包括幼儿、家长和其他社区居民,都是非正规学前教育课程服务的对象;同时,只有家长以及其他社区成员提高了对学前教育的认识,才能为幼儿创造更适宜的生活环境,促进幼儿的发展。要实现低费用、高效益,必须广泛利用社区中的人力资源,社区成员有巨大的潜力,任何具有教育能力的人,包括家长以及其他社区成员,都可以成为非正规学前课程的实施主体。课程参与的广泛性也意味着与实施主体多元化。

    开放性 非正规学前教育不是关起门的教育,而是社区教育的一种形式,具有社区融合性,是没有围墙的幼儿园。四环面向的教育服务对象和课程实施主体具有开放性:从课程服务对象来讲,幼儿、家长以及其他社区成员可随时参加游戏小组活动。从课程实施主体来讲,家长是课程实施的主体,社区其他人员也可能成为课程实施的参与者,在四环游戏小组,家长、市场管理办公室人员、社区热心人士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课程。开放性也表现为课程资源的来源具有广泛性、包容性:非正规学前教育广泛利用社区资源,社区及周边环境、家长、废旧材料、民间育儿资源等都成为非正规学前教育课程资源的来源。课程的包容性体现为:在制定四环游戏小组课程的时候,往往需要吸取幼儿园课程中有益的东西,根据四环幼儿的特点进行改编,例如运用蒙台梭利的教育理念,设计蒙氏教具,开展蒙氏工作;同时挖掘社区环境以及家长中的课程资源,如挖掘家长的幼时经验,开展“白毛女”、“老鼠笼”等传统游戏,开发传统玩具,深受孩子及家长的欢迎。

    简易性与便利性 家长、社区其他成员都是非正规学前教育课程实施主体,这些人没有接受专业的训练,基于这种情况,必须注重课程内容的简易性与便利性,即在考虑孩子年龄特点的前提下,注重活动材料的易得以及活动开展的便利性,方便非专业人员的操作,帮助他们建立教育自信,激发参与的积极性。例如在四环游戏小组我们利用身边的废旧材料开发蒙氏教具、进行蒙氏活动,开展读书活动等,这些都是适合家长的教育活动。

    灵活性灵活性体现在课程目标、课程内容及活动组织的弹性化。课程目标弹性化表现在对幼儿的要求比较宽松,不同幼儿有不同的目标。课程内容选择及活动组织弹性化意味着突出生成活动,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对课程计划进行调整;要充分发挥课程实施主体的特点,例如在四环游戏小组根据志愿者的特长不同开展不同领域的课程,家长也在课程实施过程中发挥各自的专长,有的家长讲故事,有的家长制作民间玩具等;活动时间主要根据家长、孩子的作息规律灵活安排,不过分强调制度化,例如四环游戏小组的活动根据家长和幼儿的需求,安排上下午各两个小时,周末与节假日不休息,同时也没有固定的学期安排,孩子可以随时参与活动;使用的活动场所也强调因地制宜,利用社区中现有的闲置场地,哪怕只是一块空场、小院也可以就地开展活动,而不是局限于有专门固定的房舍设施。

    (三)家长是教育的受益者和实施教育的主体——兼谈家长工作原则

        四环游戏小组由具有学前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员发起,并倡导社会各界的人士自愿参与,逐渐过渡到以农民工家长自身为主体对自己的学龄前子女施加教育,最终实现社会互助。就此而言,四环游戏小组不是一个单纯的教育机构或组织,而是强调各种力量的综合;它是一个动态的概念,组织是依托于活动的进行而存在的,通过活动把来自各个方面的力量集和到一个共同的目标上。

        四环的农民工家长从孩子父母的角色转变为孩子们的老师,从经验性的带孩子转变为依据科学育儿知识教育孩子,他们既是四环游戏小组的教育对象和受益者,同时也作为教育活动的主体,在参与活动和各方面积极互动中,家长与专业志愿者及社区热心人员就教育儿童组成教育共同体。通过四环游戏小组这样一个平台,家长之间、家长和教育者之间也在相互学习和分享育儿经验,探讨相关问题,在四环游戏小组共同成长。家长参与四环活动——在四环对游戏小组的孩子实施教育,同时把教育延伸致家庭,在家庭中对自己孩子实施教育。家长参与是四环这个综合体的关键部分,因而也可以称之为另一种形式的亲子园。

        承担了活动主要任务的专业志愿者即大学生必须通过各种方式让家长了解自己的责任和组织的性质,鼓励家长积极参与,在参与中受教育,增强主体意识,成为教育的合作者。研究人员在处理与家长关系,实施家长工作中需要遵循如下原则:

    1、尊重家长

        尊重家长包括尊重作为与实施者平等的社会人的家长,和作为有独特教育资源的教育者的家长。首先要给与家长独立个体的尊重,尊重他们的工作、社会地位、生存环境、生活方式、思维方式等,让他们能够体会到实施者与他们是平等的,可以交流,可以对话的。这种尊重可以产生人与人的信任关系,是任何工作的基础。其次要尊重家长的教育资源,家长不是一无所有的,他们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育儿技能,并且对于学前教育也有自己的想法。由于没有接受现代教育或不能适应现代教育,他们通常被认为是无知无识的,尽管他们自己也这样认为。但事实上父母作为儿童的第一任教师,他们身上的教育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比如乡土知识、儿歌、童谣、民间游戏等,这些都是最适合他们子女的、最宝贵的。尊重二字说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难,需要在与家长的交往中,从一系列的小事体味。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实施者必须确立这样的思想意识,时刻反思自己的言语行为,在尊重中与家长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2、注重现场培训实现教育孩子与引导家长同步

        家长没有接受过学前教育的专业训练,专业的教育者在家长进入前和进入后都要对家长进行全方位的现场培训。这种现场培训在国外的非正规学前教育中有很多尝试,比如印度针对贫民区推行幼儿教育的“菩提计划”(Bodh project),以色列指导1―3岁和3―6岁儿童家长的方案,都有一些成型的经验。四环的培训可以分为帮助家长提高育儿知识和技能和帮助家长形成组织两个方面。提高育儿知识、技能的培训主要采取参与式培训,包括让家长现场观看、模仿教师教学,亲自组织教学,教师从旁辅导;发放育儿小册页,小册页主要是以书面的形式将科学的育儿知识、理念传达给家长;育儿广播,这种方式覆盖面大,把不参加活动的家长也涵盖进去,对于一些文盲家长更加方便和适合;借阅图书和开展亲子阅读,让家长了解阅读对于孩子和自己的重要性,帮助他们选择合适的图书进行阅读,为幼儿以后的学业奠定基础,也是家长掌握更多育儿知识的途径;开展“ 家长老师”活动,帮助家长在实践中建立育儿信心,和对自己教师角色的认同,逐步引导家长成为活动的主体。

        帮助家长形成组织是非常必要的,组织大于处于分散状态下的个体的总和,建立家长的组织如家长委员会,定期组织家长活动,可以通过家长了解幼儿,也帮助家长更了解自己的孩子,一同做好幼儿的教育工作。同时还可以帮助家长们逐渐形成集体意识,对于日后成为自助、自救的组织有很大作用。这是四环游戏小组努力方向和所要达到的最重要的目标。

        强调开展多种形式的培训是因为,发动家长参与不可能只靠言语交流和宣传鼓励,而是要通过各种有针对性的活动来实现。实际上,四环游戏小组的工作是以多种形式将教育孩子与培训引导家长同步统一起来。

    3、在参与中增强家长的主体意识

        家长是幼儿的父母,第一位教师这种天然的角色和育儿经验为家长成为非正规学前教育中的主体提供了可能性。而建立主体意识就要依靠参与活动,在活动中逐渐对组织产生认同和归属感,并认同自己的教师角色。在进行上述活动时,要让家长产生认同和参与感,先从力所能及的事做起,使他们了解并建立信心,进而在活动中咨询他们的意见、看法,逐渐促使他们主动思考,还可以让家长提供民间游戏、儿歌,亲自教给幼儿,通过这些活动来鼓励、引导家长参与,在逐步增强他们的育儿能力、把教育延伸到家庭之中的同时,激发和强化其教育主体意识。

        “大面积提高家长的科学育儿能力,这才是解决儿童早教最根本的途径”,这句话用在非正规学前教育中更加贴切。就目前而言,有关家长参与教育,在正规教育机构往往是教育机构及其教师成为教育职责的承担者,家长作为教育服务对象只是教育的配合者。四环游戏小组这一非正规学前教育中的家长参与有着特殊意义,它不仅仅体现教育的整体性、一致性,让科学的教育延伸到家庭;更重要的是要唤起家长的育儿意识和信心,扮演好孩子“第一任教师”的教育者角色和责任意识,使家长成为重要的教育资源,在参与中逐步实现教育主体角色的转变,形成保证农民工学前子女教育和发展的长效机制。

    4、让游戏小组逐步成为家长自己的组织

        挖掘目标群体自身的潜力,发掘他们自身所潜藏的教育资源,最终由家长作为实施教育的主体是本研究的终极目标。农民工来到城市,生存是第一位的。四环的农民工家长需要在市场做生意,他们的生活非常辛苦,尽管如此,经营小摊商毕竟使得他们有可能把孩子带在身边,有时邻里之间也会出现育儿互助。每个人都有育儿需求,让家长轮流来游戏小组担当教育的志愿者,把这种自发的互助加以放大,把大家的力量组织起来,就能够实现社会互助。每一个家长不是仅仅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教育,而是面对所有的孩子组织活动实施教育。需要在家长之间形成均衡的责任机制,让每一位家长都能够担负起教育孩子的责任并就教育问题相互磋商。在家长之间搭建桥梁,促进家长之间的相互联系,形成家长的组织就是四环项目之一重要课题,也是研究的难点。

        四环家长既不同于城市中的在单位工作的人,也不同于在农村的农民:单位有工会把群众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农民则依靠宗族传统或村委会解决面临的问题。流动到城市中的四环家长来自不同的地方,与流出地中的宗族相隔离,农民工之间的联系非常松散,仅限于简单的人际交往。四环游戏小组成立以前,这些家长生活在熟人社会的圈子里,依照以往乡村生活的人际交往模式在城市里建立一个熟人社会,交往范围仅限于自己的老乡。他们大都日出而作、日暮而息,平时的经营活动很少会涉及和其他从事与自己不同经营种类的从业者的交往。就一个个个体摊商的生活而言,以买蔬菜、水果者为例:每天都重复着家-新洼地-市场这样一个循环。在摊位上,每天熙熙攘攘的人群令他们迎接不暇,虽然同处一个市场,不同经营范围的摊商可以互不相干的完成自己一日生活程序。鞋帽区和果蔬区等各个区之间很少有交流沟通。

        来自不同地方的家长,地方意识浓重,常常是同一个省不同村子的人联系也很少,缺乏凝聚力。由于隔绝的生活圈子和单调贫乏的文化氛围,由农民工自发互助、形成组织的可能性很低。需要社会外力的支持和提供适宜条件。游戏小组是以家长作为内部条件,研究者、市场作为外部条件的综合作用下开展建立家长组织的工作。

    四环游戏小组实施了日常教学、蒙氏操作活动、阅读活动、家教培训宣传页活动、大型活动、废旧材料制作活动,这些针对孩子的教育活动都是在家长可以参与、乐于参与的基础上开展的。通过这样的活动引导家长意识到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和自己承担的育儿责任,参与到自己孩子的教育之中。不仅如此,也使农民工家长基于孩子的教育走到了一起,并以游戏小组为平台交流沟通,建立起相互之间的联系和关系。

    以后,随着实践的深入又实施了家长值班活动、家长负责人制度、家长自助基金会等,使家长参与到四环组织发展的活动之中,共同维护子女的学前教育权利。

        三年来的非正规教育活动和多种参与形式使家长发生了很大变化。渐渐地家长看到了教育的重要性,对四环游戏小组的宗旨有了一定的理解:志愿者不再是“替他们看孩子”的老师,而是“四环游戏小组的学生志愿者”,是帮助他们解决孩子教育问题的援助者。家长之间有了一个约定:“孩子参加活动,家长要排班当‘家长老师’,教育孩子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他们还定了自己的制度:“当天不来当老师的家长要连着来两天”。

    在游戏小组走过的这三年多的日子里,志愿者与家长们频繁相处,相互之间的关系由拒绝、陌生转变到理解、信任,再到相互支持与关爱,成为共同发展的好伙伴。

        现在,家长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游戏小组的事务中,从参与孩子教育,到开始参与游戏小组的管理。2007年春天,游戏小组要带孩子们去北海,几个家长骨干自动联系车子,圆满地实现了春游;6月里,研三的同学即将毕业走向工作岗位,家长们自发地组织了欢送会,表达了对这些大学生志愿者老师依依惜别的情意。家长正渐渐成为游戏小组的主人。

    (四)非正规教育与社区关系的融合

        学前教育具有较强的社会性,与社区、家庭的联系十分紧密,因此,把幼儿教育作为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已经受到各方面的关注。《民政事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提出:2000年社区服务中心要达到7000个,实现每个街道(县城关镇)都有一个社区服务中心,基本建立起多种经济成分并存,服务门类多样,服务质量和管理水平较好的社区服务网络。2001年颁布的《北京市学前教育条例》总则第四条明确指出:“发展学前教育事业是政府、社会、家庭、学前教育机构的共同责任”,学前教育被视为社区发展的任务之一。实施非正规学前教育首先要确立大教育观念,突破就教育谈教育的思路和陷于狭窄的教育事务性工作,充分挖掘社区的教育资源,保证师资力量和资金的稳定持续,协调、理顺各方面关系,为组织营造和争取良好的生存环境。

    同时,教育实施者要激发社区参与者的主体意识,让他们逐渐由参与者的角色变为合作者,这是专业人员与社区参与者共同变化,融为一体的过程。在技术层面首先要做的是就城市农民工问题寻找双方工作的共同点,通过参与四环活动,逐渐影响社区参与者的理念,使之明了他们的参与不是外部的帮助,而是自身应有的职能,是当事人,要树立服务意识,从社区中、从服务对象中发现强大的优势和资源,整合这些资源,因地制宜地发展非正规学前教育。比如将托幼机构的师资力量引入组织,通过协调各个部门的关系实行跨部门管理等。在组织获得发展的同时,也服务于社区,逐渐与社区融合。

        游戏小组因其开放性和邻里守望——家长和管理办人员都成为兼职保安,其安全系数在这一点上或许比正规幼儿园要大。事实上,只有学前教育与社区建设社会发展同步,才能真正营造有益于儿童健康安全成长的环境。游戏小组在实施教育的同时,在城市人与农民工的融合上也作出了一点点尝试。希望通过城乡的共同努力,帮助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走出封闭隔离状态,融入城市生活,成为平等公民。

        本研究还涉及有关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之间的关系、政府部门在民间兴办的处于低端的非正规教育中发挥怎样的作用。目前关于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的提法很多,往往莫衷一是。教育作为非物质生产部门,一直都是由国家垄断经营的,近十几年出现了民办教育,但大都是盈利为目的,而且是以高收入群体为服务的对象。以处境不利的农民工学前子女为教育对象的非盈利的民间组织究竟如何运作、如何将教育的兴办发展与就业联系起来等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本课题的研究范围远远超出了教育领域,而是应对社会现象、解决现时问题的大课题,除了具体的教育内容形式,涉及到宏观的有关教育的社会外部关系等诸多问题,在这些方面还有待于更深入细致的研究探索。

    (五)社区非正规教育与志愿者精神

        四环游戏小组的独特性就在于她是由社会力量或者说民间力量兴办的,是教育研究者面对社会现实的思考,更是以实际行动摸索解决方式的践履,而不是自上而下由行政力量发起的。探索民间道路的关键要发挥民众的作用,一切活动都要围绕人的作用的发挥而展开。

        四环游戏小组几年来的实践,结合非正规教育的办学形式,在有关社区教育师资队伍的构成和志愿者来源乃至志愿服务精神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作为依托社区面向处境不利的社会弱势人群——农民工的学龄前子女的非正规教育组织,有多元化的实施主体,其成员构成是“专兼职结合,兼职为主”,志愿者是一支很重要的力量。一方面,通过发现和发掘四环社区有闲余时间的人力资源,发动他们在游戏小组作志愿者,实现教育的低投入、高效益,使更多处境不利的儿童享受到基本良好的教育;另一方面,四环的志愿者是在以自己的行动,在全社会倡导一种志愿服务的公益精神。

        鉴于中国目前志愿服务的发展状况,志愿活动主要是由政府和半政府机构发起或自上而下组织的,志愿者组织和志愿者活动大多与政府的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像四环游戏小组这样自下而上的民间组织还为数不多,全民参与志愿服务的程度比较低,因此,四环这种志愿者组织更为珍贵,在游戏小组担任志愿者就起到了更多的作用。通过这种途径有益于实现公民参与、邻里互助的良好社会风尚。

        大学生在非正规学前教育中担任志愿者,将自身的理论知识与现实中的幼教实践相结合,并以自身的专业优势,去发动和引导更多的非专业人员参与到非正规学前教育当中来,不失为非正规学前教育可持续发展的一条道路。四环游戏小组作为教学实践基地,学前教育专业的大学生通过组织活动,逐渐提高教育教学能力,丰富和积累教育经验,对于他们的专业成长大有裨益。不仅如此,大学生在志愿服务过程中经常接触到社会底层的群众,走近他们,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能够得到如何做人的启迪。通过参与志愿服务,激发起大学生对社会现实问题的关注,并投身于社会变革的实践,迎难而上,承担起对社会的责任。

        目前,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中央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大战略任务。和谐社会是一个丰富的思想体系,包含着许多方面的内容和层次。既有经济与社会的统筹与协调发展,更重要的是人与人关系的和谐。构建和谐社会作为我们国家社会的主导理想和全体人民的共同价值观,它的核心内容和最高原则就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等。志愿服务特别是为弱势人群提供帮助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和谐的社会必定是一个负责任的社会、诚信友爱的社会。

        从中国志愿服务的现状看,还处于初级水平和阶段,人们对志愿服务的认识还不清楚,志愿服务作为公民责任的一种体现方式,对于大学生具有特殊的意义。大学生作为国家培养的一代新人,肩负着国家未来发展的寄托和希望,更要体现社会良知,他们参与社会生活,作为青年志愿者自愿主动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与保障事业,从一开始就发挥着先进文化的作用,他们的行动更具有示范性和感召力。

        四环游戏小组自成立就是以大学生志愿者作为主要力量开展非正规教育,意在以行动实践来倡导志愿服务回馈社会的精神。大学生志愿者在参与四环非正规教育的实践中,经受了锻炼和考验。他们也以自身的行动,实践了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游戏小组成立之初,学生志愿者对自己的行动并未从心底里认同,家长也处于徘徊观望的状态,对志愿者的行动将信将疑,加上家长们做生意很辛苦,很少有空闲时间,更别说来四环做志愿者。三年来,随着学生志愿者通过种种途径走近家长的生活和世界,相互之间建立起了信任关系,家长和学生志愿者都体会到了“助人自助”的含义,逐渐对游戏小组产生了认同。现在的家长来到游戏小组不是只照顾到自己的孩子,而是像老师一样能够照顾到受教育的全体;家长会上大学生们一次次宣讲党的政策方针,针对流动人群的政府文件等等,这些促成了家长在平日里的互帮互助、邻里守望的共同体意识。

        在做志愿者过程中,大学生们为四环的流动儿童提供看护和教育、做家长志愿者的发动者、宣传员、组织者和信息提供者,所树立的是团结友爱、诚实守信、助人为乐、扶贫帮困的道德风尚,倡导的是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对于弘扬社会正气、树立社会新风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像四环游戏小组这样的草根志愿组织,从组织的发起人到组织的一般成员都是基于“志愿”而加入其中的。草根志愿组织的组织形态激发了人们关注社会生活、参与社会生活的意识,草根志愿组织承担了政府不愿做、做不好、做不了的事务,能够为我国社会生活的民主化和公民社会的成熟发展奠定基础。

    当然,这种自下而上的民间组织要得到持续稳步发展,有待于国家相关政策的建立完善和整个社会环境的宽松和谐。

    四、关于非正规教育价值的思考及相关的政策建议

    (一)非正规教育的意义

        回顾四环游戏小组走过的三年多路程,对非正规教育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非正规学前教育是现行教育体制之外的教育[3],非正规学前教育与社区生活紧密结合,然而又与生活中的非正式教育不同,是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选择适宜于特定幼儿及其社区成员的内容。非正规学前教育是以教育需求为导向的,有什么样的教育需求就有什么样的教育形式,而不是实施划一的、固定的、标准化的教育。

        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实施对象不仅是幼儿,还包括家长以及其他社区成员,幼儿、家长、其他社区成员同步接受教育;同时非正规学前教育是社区教育的一种形式,植根于社区,是为满足特殊群体的特殊需要服务的,教育的目标、内容、组织形式必须符合该群体的特殊条件和需求,教育活动的开展依托社区,针对教育对象的特点,具有适宜性。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对象一般是无法接受托幼机构教育的0―6岁儿童,特别是处境不利儿童为对象。通过各种途径,给各种文化背景的、贫困的、单亲家庭的儿童提供教育,以“补偿”因家庭照顾和教育不足而带来的发展缺失,保障他们的受教育权,维护教育公平。

        非正规学前教育利用一切可利用的社区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和物力资源,体现在:从教育实施主体来讲,志愿者、家长和其他社区成员都能够成为教育主体,具有广泛的参与性;从教育内容来源来讲,幼儿生活中一切有价值的内容都可以作为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内容:社区物质环境为非正规学前教育的开展提供活动场所、活动材料、活动内容;社区人文环境,包括风俗、习惯、传统以及社区成员的个人经验都可以成为非正规学前教育内容的来源。

    总之,非正规学前教育实质上是以社区资源为依托,针对特殊群体的需要,面向幼儿、家长及其他社区成员,为帮助其获得有益的经验,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开展的各种教育活动,着眼于教育与社区建设互为条件、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中国近年改革开放经济体制转型中,大批农民工在城乡之间流动,对原有的城乡二元化经济体制造成了冲击和挑战。农民工流入城市,作为不同于城市人和农村人的一个特殊群体,将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存在,他们融入城市也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他们的教育需求及其子女的学前教育问题的解决,需要有不同的思路和对策。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证明了它是解决流动儿童的学前教育的一条可行的途径。据了解,城市社区中存在着为数不少民间自发兴办的非正规教育如家庭托儿所等,这些不同形式的非正规教育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民工子女的托管和城市化迅速发展对学前教育需求。非正规教育对于这个特殊群体,无疑是一种理性的选择。

    (二)发展幼儿教育的资源存在于社会和社区——非正规教育的优势

        相对于学校阶段的教育,幼儿教育的一个重要特性是它与家庭和社区有着紧密的联系。1989年,国务院、教委等部委就将我国幼儿教育事业发展方针明确表述为“动员和依靠社会各方面力量多渠道、多形式发展幼儿教育事业”,1997国家教委(教育部)颁布的《全国幼儿教育事业“九五”发展目标实施意见》有又进一步指出,“幼儿教育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建立以社区为依托的、适应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正规和非正规相结合的组织形式”。

    社区亦即民间基层潜藏着巨大的发展幼儿教育的力量和资源,家长和社区公众既是幼儿教育的受益者,也是教育的主体。教育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关键是要唤起民众对自身需求、权益的意识和激发民间办教育的积极性,以社区为载体,自下而上发展适合当地群众需求的教育和服务。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说明,以非正规形式在外来务工人员的居住地为他们的子女提供幼儿教育是可行的,并提供了在现行体制之外接受学前教育的另一种选择,因而受到欢迎和认可,家长和社区的参与也表明它有益于激发群众办教育和参与教育的积极性。

    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表明,非正规教育形式有着独特的价值和优势:

    首先,非正规教育作为社区教育具有地域性,供与需紧密联系,能够灵活地有针对性地发展适合需求的教育;

    其次,非正规教育是根据当地环境和条件,因地制宜兴办的,成本低而效益高;

    另外,非正规教育还有着开放性、与社区的紧密融合度以及共同参与性等特点。

    四环游戏小组自开办以来,直接投入的资金是极其有限的。游戏小组活动的实施得益于广泛发掘社会和社区资源,并合理有效地加以组织:孩子们现在的活动室就是市场管理办将闲置的库房腾出来略做修整而成。除了志愿者资源,我们十分注重社区及周边环境资源、家长资源、废旧材料和民间育儿资源等的开发利用。如,根据季节和节令,带孩子们在市场观察,认识四季各种蔬菜、日用品百货和年俗;四环市场尽管嘈杂,但它紧邻自然环境优美的后海、西海,于是带孩子出游,愉悦身心成为每月的例行活动。志愿者和家长还专门开展了废旧物品制作玩具活动,一方面变废为宝,丰富了游戏小组的玩具材料;同时引导家长尽可能利用身边材料,进行亲子游戏,帮助他们意识到:教育资源是无处不在的。

        随着家长对游戏小组的理解和认同,参与程度在加大,每天都有家长到现场来观看和帮忙,目前建立了由家长轮流排班,来游戏小组担当“妈妈老师”的制度。事实证明,家长作为第一任教师是具有教育经验和能力的,借助游戏小组这个平台,育儿经验在家长之间得以分享交流,并由己及人,使更多孩子受益。

        非正规教育作为体制外的教育,与社区发展紧密相连,从供需关系上能够适合不同需求,并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是将发展教育的条件、费用、投入和教育的目的效果结合起来探索教育的发展,对于扩大教育的受益范围、提高教育质量和充分利用社会社区多方面教育资源包括志愿者资源、并在全社会倡导志愿服务精神具有重要意义,因而具有生命力和不可替代性。四环游戏小组作为一种由民间力量兴办的非正规教育形式,符合现代教育的民主性、多样性、开放性等特性,是“没有围墙的幼儿园”。迄今中受益的儿童已多达250余人。

        在市场经济体制已经确立的今天,“单位人”已经转变为“社会人”,人们对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多样化。原来由国家和企事业单位举办的正规幼儿园已经不能满足多样化的需求,以单一模式,整齐划一地开展正规学前教育也已经不能适应社会的发展,教育权正在归还社会,“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也成为教育事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大量由民间兴办的非正规学前教育在满足多样化需求和适应不同人群方面有着正规幼儿园所不具备的优势,可以作为正规教育的替代或补充,二者之间也可以形成相互渗透、联系及相互促进的关系,共同推动我国幼教事业的发展。

    (三)社区非正规教育发展需要适宜的政策环境

        非正规教育的实践和探索提供了一条可行之路,政府的职能定位和相关制度的建设和政策的完善迫在眉睫。

    谁来保障儿童特别是弱势儿童受教育权益?政府及其相关职能部门是代表国家和公共利益履行职能,要确保每一儿童公平受教育权益。城市中的流动儿童作为社会处境不利的人群,他们的生存、发展和教育的需要理应得到更多关注,以缩小差距和维护社会公平,同时各种类型的非正规教育也应象正规教育一样纳入政府的视线范围。

    1、从大教育观出发,关注流动儿童的教育需求,确立幼儿教育发展的正确方向和思路

        各级政府要将教育发展放在社会大背景即当今改革开放城市化进程加速的背景下思考问题,同时,结合流动儿童等社会弱势群体的发展和受教育权益,探讨非正规教育的价值和可行性,明确非正规教育在我国幼儿教育事业发展中的应有地位。

    2、创设鼓励和扶持社会力量办学的政策环境,调整政府与民间力量的关系,转变职能。

        现代社会的发展特征和方向应是小政府、大社会。可喜的是,本届政府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和创建和谐社会的方针,城乡和谐、工农业和谐、人与环境和谐、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和谐、限制政府权力与发挥民间自下而上的力量以及二者间的平衡与和谐,并在全社会实现社会公平与教育公平,是创建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

    四环游戏小组所探索的是自下而上的非正规学前教育问题,是一个综合性问题。就教育孩子而言,它是一种办学形式的探索;就促使家长形成互助组织而言,它关系到民间社团的孕育。这其中还包含教育、卫生、安全、计生等方面的问题。目前无论是对非正规教育组织还是民间社团管理都是滞后的。

        政府的管理主要体现在创设鼓励和扶持民间力量办学的社会环境,特别是为自下而上的民间组织提供政策支持。从维护农民工学前教育儿童受教育权益和促进“三农”问题的解决而言,农民工家长为主体的非正规教育组织有其存在的意义。农民工是否可以结成维护自身权益的组织,良好的社会条件是必要因素。我国民间组织发展的时间不长,目前规范民间组织登记管理有两个主要法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从规定的内容看,登记注册由各级民政部门来管,而日常性事务由业务主管单位管,在成立登记时,发起人必须要向登记管理机关提交业务主管单位批准文件。审批注册和业务管理分离、多头管理、有关活动场地和活动资金等方面苛刻的条件,必然对民间社团组织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制约和障碍。四环游戏小组成立初期,就想到注册为民间组织,三年来一直没有放弃这个目标,因为这关系到四环非正规教育的经营运转和组织的可持续发展。然而,如果不能在相关政策上有所创新和突破,这种努力恐怕只是一相情愿。分析起来现有的规定很多还是出自计划经济下的思路。政府迫切需要提供宽松的条件,鼓励民间力量的自我发展包括农民工的自救、自组织。

    根据体制转型的新形势新要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还需要明确角色定位,依法行政,加强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认真贯彻中央政策法规,并健全配套规范和措施,规范和限制政府行为。这其中,关键的是要改变以往习惯性的行政指令工作方式,增强服务意识。

    3、尊重市场规律,探索适宜的管理办法,加强相关政策和制度建设

        非正规教育较之正规教育在教育目标内容以及形式上更具有针对性,它是以满足社会公众对教育的多种不同需求为己任,因而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联系更直接、更紧密、更有效,也就是说,它更能接受市场的检验。

    对非正规教育的管理,不能“想当然”地以政府或管理者的判断标准,即以正规幼儿园的划一统一的标准,采用行政指令的办法加以干预,简单化地加以限制或取缔[4],而是必须以人为本,要以儿童特别是处于弱势地位的流动儿童的教育需要和平等受教育权益作为判断的依据和标准,同时要尊重市场规律,尊重国情和民意,尊重老百姓的选择权。对于目前大量存在的各种民间兴办的非正规教育形式,要以实事求是的态度,研究问题,因势利导,提供政策扶持和适当规范,使其能够健康发展。

    4、建立跨部门和运行机制,探索社区对非正规教育的管理和服务功能

        政府的统筹协调和建立跨部门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极为重要,建立跨部门管理体制,实行联席会制度是个好办法。目前各个职能部门存在各自为政,互不协调的现象,导致管理上出现空白地带,北京市学前流动儿童数量至今还没有准确的数字。诸如此类和各部门职责沾边的综合性问题,仅靠单一部门无法解决。类似于计生、安全、志愿者等问题并不是教育部门能够独立解决的问题,需要跨部门综合管理。建立跨部门的管理机制还可以简化对民间非正规教育等公益组织的审批程序,同时为农民工提供更便利的服务如信息咨询等。

        对非正规教育的管理可以考虑纳入社区发展规划。社区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城市管理体制正在走向“政府—社区—居民”模式。社区内的基层管理机构街道办,和社区内的群众组织居委会在了解社区情况和居民需求方面具有优势,比如掌握社区内流动人口的数量,各个年龄段的孩子数量等,在了解实际情况前提下进行规划。另外社区可以整合自身的各种资源,比如提供信息渠道、招募志愿者等,以实现供需结合,教育与社区发展同步。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还需要探索在对社区非正规教育的管理上,职能部门与社区的相互关系和联系问题,可以借鉴已有经验和办法,保证政策的连续性和形成合力。

        发展社区非正规教育有利于唤起农民工的教育需求,并使更多城市人关注其生活状态并施以援手,帮助农民工走出封闭隔离状态,提高其文明素质,促进农民工和当地城市居民和社区的融合。

    五、对学科和研究方法的反思与全书内容结构及呈现方式

    (一)关于教育学科性质、研究者的角色及其与研究对象及现场的关系

        四环这一面向外来务工人员及其子女的育儿支援行动,是以学前专业的大学生为主要教育力量的研究探索。三年来深入四环市场,与这些流动儿童和他们的家长建立起亲密的关系,使他们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平等交往的可贵与充实。三年的实践和研究,志愿者在行动中成长,他们增长了见识丰富了阅历,综合能力不断增强,在收获感动和快乐的同时,交出了一篇篇基于社会现实问题解决的带有原创性的研究论文。

        四环游戏小组已经走过了三年历程,志愿者和流动儿童以及他们的家长以自己的努力和各方的支持,正在寻找一条通向和谐之路。行走的历程,也是研究者进行理性反思和不断自我挑战的过程:

        首先,研究的问题——中国当代面临的特殊问题、实践性课题。农民工问题以及农民工子女的学前教育问题是中国当代面临的重大社会现实问题,是实践性的研究课题,需要在实践中积极探索,寻找一条切实可行的途径,来满足这部分人群的教育需求和平等受教育的权益。教育是实践性学科,教育研究要关注社会现实问题、要为解决社会现实问题服务,这就要求研究者深入实践了解社会现实,并以自己的行动做一点事情,参与变革现状的探索,而不能仅仅作为旁观者。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在亲身参与改革的实践中,才有可能更好的认识世界。这正是教育研究的价值所在。

        四环游戏小组着眼于依靠社会力量即民间解决流动儿童受教育问题,这是教育研究者面对社会现实的思考,更是以实际行动摸索解决方式的实践。

        其次,研究的视角和方法——突破了教育单一视角,借鉴多学科的理论与方法。社区非正规教育的探索是一项综合性研究,问题的复杂性以及不确定性,早已突破了教育的单一视角,需要从实际出发,借鉴教育社会学、人类学等等的理论与方法,置身于问题发生的社会场景以及多种相互作用的关系中,边实践边研究,综合地去认识和探索问题的解决。在有关农民工学前子女受教育途径这个中国当代社会现实问题上,迄今还没有成型的经验,国外也没有现成的理论可以照搬和套用,坐而论道指手画脚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走马观花、蜻蜓点水也于事无补。需要以广阔的视角长期深入现场、扎根实践、身体力行,直面问题的解决,才能有所发现、有所改变。

        长期以来,教育研究以自然科学为参照主张价值中立强调量的因素,这种正统研究近年来正在受到质疑。教育活动是以人为主体,人的行为极为复杂,教育活动的因果关系也无法如自然科学般能有明确的界定;教育领域的现象变动性较高因而需要有不同的研究方式。正统的研究通常将研究对象看作是被动的客体,他们被观察、被询问、被评价,没有自己的声音。而质的研究尊重作为个体的研究对象并与他们合作,对每一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意义解释都非常重视,研究者通过与被研究者相互之间平等的互动来提高各自的意识和能力。质的研究更关注人的价值欲求,力图揭示事实背后的价值关系,而教育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和导向性,目的就是按照一定的价值取向培养人、造就人、成全人,教育研究必须关注教育活动中所有参与者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及其对教育行为的影响。四环游戏小组致力于寻求流动儿童受教育问题解决之路这一课题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追求。

        再有,关于研究者的身份及其与研究对象及现场的关系。四环的研究者们在教育探索中选择了行动研究这一质的研究方式,深入社会情景发生的现场,探索面向农民工子女的非正规学前教育的适宜模式。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作为一项行动研究,不是去验证某种理论的合理性,而是形成关于行动的理论,是通过行动建立基于实践的理论,以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现实状况的改进。作为研究者的大学生志愿者要能够游走于“研究者”和“行动者”、“当事人”和“局外人”之间,明确自己的双重身份,在行动中学着做研究。伴随着实践和行动,以研究日记的形式记录和叙述行动的历程,并阶段性地跳出田野,进行反思总结,认识所研究的问题和自己的行动,再调整思路和策略进入田野继续行动。

        行动研究中,研究者自身就是重要的研究工具,或者更准确的说,研究者的理性自觉和批判性的自我反思不断把研究向前推进。行动研究的魅力就在于行动的历程和研究者的心灵体验。

        在四环游戏小组开展非正规教育的探索中,研究者不是救世主,不能居高临下地俯视和指挥,也不是以旁观者身份进行价值中立的研究,而是走进研究对象和现场,进行亲密接触,相互间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随着交往程度的加深和关系的拉近,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去发现和理解这个群体的生活状态、行为方式以及他们的所思所想,我发现这里的孩子、家长、社区的人是那么聪明乐观,充满了人性,他们用独特的视角诠释这个世界,随时都会给我惊奇------从他们身上,从社会之中我获得的远远比付出的要多的多。研究人员在四环游戏小组的实践和探索,是在以积极投身于社会变革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学业。他们也以自己的行动,颠覆了远离现实的象牙之塔才是搞研究的习惯定势。

        行动研究关注现实问题的解决,对研究者的要求其实是一个“多面手”:既是学习者、实践者,又是研究者;既是老师也是学生,同时还是发动者组织者、宣传员和信息提供者。研究者在逐步深入地走进四环现场,走进农民工摊商的日常生活,与他们一起经历一个个具体事件,从中理解他们生活的艰辛,调整自己的角色和身份。下面的案例表明,研究者是和家长在不断交往和磨合中,达到相互理解,逐渐建立起彼此信任的合作关系的。

    撤摊风波之后

        2005年6月中旬因为四环所在城区某人大代表提到市场卫生差,百货摊面临被撤的危险。撤摊的结果毫无疑问会波及到整个市场的摊位。崔京生、大李炎家可能马上面临失去经济来源的窘境。这些摊主的孩子不知道会流落何处,他们父母的下一份工作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满足一家的温饱,不知道下一个地方还有没有游戏小组。这也涉及四环市场周边居民的日用品来源,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崔京生和大李炎等直接受影响的摊户以个人名义给市场管理室写信,希望可以向上反映。在无助中家长想起自己是游戏小组的一员,崔京生爸爸向志愿者求援,希望我们有反映的渠道。其他区的一些家长直觉地感到百货撤摊导致客流减少会对自己构成影响,游戏小组的家长此时变得休戚相关。 6月29日,游戏小组百货区和蔬菜区的15位家长和志愿者聚在一起座谈,家长们纷纷说出自己的心声:

    大李炎的妈妈:摊位撤了,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我们在四环干了四五年了。开始是她爸爸在这里干,后来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就过来了,我们把老家的地也退了,都没有退路了。我们有四个老人,我是独生女,回去也就是给老人干活,大女儿也在家里(指老家)。原先是到处打工,摊位撤了,又有老人又有小孩,费用很大的,以后在外边生活一点保障都没有。

    崔京生的爸爸:咱孩子都在这里上学,转学也不好转。我们家大孩子在新东街小学,摊位撤了也得跟着我们转学。到别的地方能不能挣钱还是两说。起码不撤摊位,还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我们努努力把百货区保住,我们一撤对调料、蔬菜区都有影响。

    肖冰的妈妈:这一撤,一批一批都得撤,这都说不准。

    史佳美的爸爸:百货摊撤摊肯定影响其他摊位,居民光是为买菜去市场不值得。

    呼世奥的爸爸:不可能是买菜的只买菜,买水果的只买水果,其他日用品都需要。

    我们认真地记录家长的心声,和家长一道向市政府反映、向媒体反映。这次事件让我体会到这些家长在城市生活的艰辛和难以发出呼声,唯有求助于我们的无奈。经过努力,摊位没有撤。

    经过撤摊事件,家长感到在游戏小组大家一起解决问题比个人更有力量,渐渐有了参与的积极性。在参与中,家长也发现自己当老师对孩子的影响:

    吕志海的妈妈:“有的时候,我周四没有时间来,他就哭了。我来当老师的时候,发现他好像是小主人,照顾其他的孩子。我要是不来,他一天都不高兴。”

    肖冰的妈妈:“我们家长以后轮到谁来就来。孩子特别喜欢到这里,但是很多次下午没有家长,孩子都在院子玩。现在天气这么冷。肖冰一到星期二就会说,今天妈妈当老师。我只要老师一广播就过去了。我发现下午来的时候,孩子的表现真的和平时不一样。他特别地踊跃,而且画画画得比平时好,也比平时认真。”

    大李炎的妈妈:“我和李炎在家里经常互换角色,我就和李炎说今天你是老师,我是学生,你教我吧,她就比平时听话多了,东西也会收拾了。”

    后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参与了:呼世奥爸爸、欢欢爸爸、张月馨的家长、吴玉琴的妈妈、郭甜甜的妈妈、徐腾的爸爸、郝姗姗的妈妈、张小月的妈妈……

    家长参与不断进展着……

    尽管没有撤摊,但市场天天在检查,并对摊位重新改造。家长的摊位费每家上涨200元。我也了解到小李岩的老爷住院,大李炎的老爷得肿瘤也住院了……

    这些家长并没有因为困难而放弃,而是更积极地参与到排班中。因为他们是游戏小组的家长,大家是一个有力量的集体。

    我们和家长在不断交流、磨合中,相互理解了。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这些外出的家长的艰辛和压力:他们现在还是壮年,但是以后老了,没有人解决他们的养老,还有孩子上学的高昂学费。而他们也觉得我们本来是可以去图书馆读书的,但是现在却要来帮助他们带孩子——“这些老师不容易”。

    在家长老师的活动中越来越多的家长让我感动:

    呼世奥的爸爸满手油污一宿没有睡,刚刚送完货,饭都没有吃就来当老师。

    张萧月的妈妈啃着饼子怕自己迟到跑到活动室。

    郝姗姗的妈妈听说轮到自己当老师,立刻从摊位上回家把刚刚送完货只能利用下午时间睡四、五个小时就要去上货的姗姗爸爸叫醒去看摊,自己来当老师。(寇丽娟)

        借助游戏小组,以四环的孩子为桥梁和中介,研究者和农民工走到了一起,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大家一起分析四环摊商所面临的生活困境和育儿需要,一起去寻求问题的解决途径。

    (二)全书内容结构和呈现方式——叙事讲故事

        行动研究是质的研究的一种方式,质的研究是对社会现象的认识,主要是对人的认识,“对人的认识,本质上是一种自我认识” [5],研究者在四环担当志愿者的过程,正是以自己参与实践和积极思考的经历,认识着农民工这一社会现象,认识这个群体,并通过与他们结成合作伙伴,共同寻求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的解决途径以及农民工参与城市生活的方式。

        本书内容体现了迄今研究者在四环走过的全部历程,是以叙事的方式展开的,是大学生志愿者作为实践者和研究者,在以自己的经历讲述的四环的故事。如,讲述他们是如何走进四环市场,走进这里的农民工和他们的学龄前孩子们的;以及游戏小组是如何一路磕磕绊绊走来,经历了种种怀疑、不被理解,乃至自身对行动的质疑、失误、彷徨,这些矛盾和误解甚至冲突,如何考验着育儿支援行动;专业志愿者在有关与孩子的关系、与家长的关系及与社区和相关方面的关系上如何不断调整自己的认识和行动,克服困难和化解矛盾,把消极因素转化为积极因素;又是如何放下架子,扑下身子,在做中学习,包括向作为研究对象的农民工学习,用心对待每一个细节;如何认同自己的行动和坚定起行动的信念,与农民工摊商一起努力,逐步使四环游戏小组这一社区非正规教育模式走向成熟的。书中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既是对行动研究过程的生动记录,又是研究者伴随实践探索的心路历程。

        全书正文分为六个篇目,第一篇是走进四环的孩子们,讲述志愿者是怎样走进四环的孩子们和农民工摊商家长,同他们一起对孩子进行教育,以及相互间逐步加深的理解的故事;第二篇在游戏中学习成长,是关于四环的孩子在游戏小组的生活和活动情况,如何在玩中交朋友、学知识、长本领,游戏小组又是怎样为这些流动儿童们所喜爱的;第三篇我们的家长伙伴,说的是志愿者与家长如何通过孩子建立起合作伙伴关系,家长当老师的故事,及家长自治组织的初步形成;第四篇特殊的日子和故事,讲述了游戏小组如何根据流动的学前儿童的特点及现场特殊的环境、场景,开展的一些独特的活动形式,以及经历的特殊事件;第五篇共建和谐大家庭,是关于游戏小组在与社区的互动和协调中,如何融于社区,小组与周边社区及利益相关方面发生的故事;第六篇志愿者的历程,特别讲述了大学生志愿者如何投身到四环市场这样一个喧闹嘈杂的环境来做志愿者,秉承和弘扬志愿精神,在付出行动的同时,也在思考行动的意义和收获感动。最后,附有记录四环游戏小组重要事件的大事记。

        在编辑整理四环故事时,我们常常被故事中的人和事所感动,被四环的孩子和家长感动,甚至还常常被自己感动和激励,大学生志愿者其实也在和四环的孩子、家长一起成长。游戏小组几年来一直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从实际出发,在探索一条低费用高效益的教育途径、解决外来流动儿童受教育的问题、确保其公平受教育权益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并且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四环的行动和探索依然在进行,我们深知前面的路还很长,问题和困难也还很多,并且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但是我们相信,成功就在于再坚持一步的努力之中。

     

    参考文献

    [1] 黄利群.关于构建社区教育模式的几个问题.普教研究.1996.6

    [2] 陈桂生.学校管理实话.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9

    [3] “非正规教育”的概念出现于60年代。由于正规教育的局限性和终身教育理论的兴起,非正规教育逐渐受到了重视,并且得到了迅速的发展。1973年,科恩斯曾经这样界定非正规教育:“------在现行的正规教育系统以外的任何有组织的旨在为明确的服务对象和学习目的服务的教育活动”。非正规教育主要是为失去学习机会的社会处境不利儿童提供教育服务。

    [4] 《北京排查学校安全隐患,关闭17所不具备办学条件的幼儿园》.“中国教育报”.2004.12.30

    [5]陈向明.教师如何做质的研究[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1

     

     

    上一条: 北京师范大学流动儿童教育问题研究中心专家简介 下一条: 暂无下一条新闻